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我的黔云小段子(???)合集,有缘会继续的,让我混个tag

tie聚聚的原话:感觉粤少越画越傻屌了

【省拟】【粤桂】乘上白云(01-03)

改来改去改死我了,终于改得自己看着顺眼了

我预感这篇文要破万,真是太糟糕了,谢特妈惹法克

1-2 修改 3 更新

改来改去发现又不行了,还得继续改,我

乘上白云

 

 

 

 

 

韦聆森第一次见韦越海是他堂弟闹着要韦聆森请客吃饭,说自己还带了个朋友,今晚要吃顿好。

然后韦聆森就带了他们去吃路边摊。

说是路边摊,其实是大排档,岭南夏天炎热难熬,店家遂在路边摆开一排桌椅,连个风扇都没有,全靠一点夜风死死支撑,啤酒还比超市贵两块钱。

韦聆森他堂弟是个飞行员,刚参加工作,这次应该是顺路过来找他玩耍。韦聆森一边给大排档打电话定...

重发一次两位基友给逆流的guest(之前的被我删了)(老白的图我手机没存存电脑了对不起兄弟)
P1魍魉 P2Tie 两个太太都是多年挚友,谢谢太太呜呜呜呜呜呜呜

【省拟】【浙闽】跨虹(试阅(。))

我再不交稿良心过不去啊!问题是我真的没写多少啊愁死我了,实验做的头秃 @单间风雨 


跨虹


钱锁澜进山里那年林海栖差一年出师,一个人徒手画一座廊桥也让人挑不出毛病。


林海栖高中毕业就跟师父学木工,不懂什么“波光柳色碧溟濛,曲渚斜桥画舫通。”,但却是师父说自己见过最有天分的徒弟。钱锁澜来的那天林海栖坐在门廊下,山风吹来拂过林海栖的细碎额发。

那一天风和日丽。山里的风穿过竹林,午后的阳光斜斜的落下来,洒过弥漫山间的氤氲水汽。林海栖坐在流水声与风中,穿着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