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往事书(02)

添个tag方便我徒弟后期翻阅,明天在主页做个链接
西泽虽然不宠读者,但是西泽宠徒弟啊





新年结束后不久,拉维尔在再次开战前就被送回首都。由此开始,他一年中两个长假,但凡战况不激烈都会从首都回到两位父亲身边,一直到拉维尔十六岁时考上库尔德宁军校为止。
但小孩子成长太快。拉维尔原本就早慧,心思也比其他孩子更加细腻敏感。
小孩子的恶意直白不加以掩饰。拉维尔一开始感觉到排挤的时候还会向关少尉求助,后来连他自己都不以为意了。
这其中度过了太长的一段过程。儿童本身说话不至于太难听,但这个年龄段确实是最喜欢模仿长辈说话的时期。诸如下级军官的小孩、没人管的野孩子、听说他的爸爸是叛军和流民生的、看他这么孤僻……虽然同学自己可能都不明就里,但学起来已经像模像样。对于同样年幼的拉维尔来说,他明白他人口中每一句话的含义,反倒因此更加备受冲击,并越发地不合群起来。
而上尉由于战事紧张,就连通过邮件要求负责教师调停的空档都没有。关少尉作为拉维尔上尉的副官也只能勉强抽出时间,但光是安慰拉维尔就已经花掉大半功夫。并且鉴于挑起事端的贵族家庭出身的学生,被欺负的对象是两个尉官的儿子。边境距离首都天高皇帝远,带班教师压根没去插手,连口头制止也无。
不过拉维尔并没有让关少尉担心太久。期中考试的成绩公布后拉维尔遭到了彻底地孤立。但区区尉官家的儿子似乎已经看透了这群不学无术的贵族子弟能够以不分是非地任何借口来找他的麻烦。他回到家后就联系了拉维尔上尉,冷静而条理清晰地告诉上尉他不能自己解决这里的问题,也做不到不在意别人对他指指点点。
他说:“父亲,帮帮我。”
一直说到这里,他的嗓音才有一些颤抖。
“我已经努力了…可是我没有办法……”

第二天就有一个自称拉维尔上尉同期挚友的军官领着他办理转学手续。
他抬头看了看那位军官的肩章,并且又确认了一遍,是少将军衔。
当晚这位和拉维尔上尉同期的将军就对投影中的上尉满脸揶揄地笑起来:“你可真是养了个好儿子,跟你一样,一肚子心机。”
拉维尔上尉立即说:“求求你闭嘴吧,你舌头快比领带还长了。”

上尉的将军朋友说话颇有分量,拉维尔果然没再被排挤。虽然依旧不合群,但看上去和普通孩子已经无异。上尉的将军朋友大概很喜欢他,闲来无事时还会亲自接他放学。拉维尔上尉得知后破口大骂,指责将军自己不生小孩不务正业还要侵占他父亲的权利。将军绘声绘色地向他转述,拉维尔听得面无表情,将军就愈发得意,说我这是在替他履行父亲的义务,他还恩将仇报。
拉维尔这才恩了一声。
上尉听说亲生儿子吃里扒外,和没有血缘的关少尉比和自己亲近就算了,对一个从天而降的男人鸠占鹊巢的行为居然还表示赞同,气得少吃了两碗饭。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