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魔都中心】This Silence

This Silence

 

 

“我回来了。”

尚沾满了雨水的伞被徐春申塞进门旁的收纳桶里,他并没有急于按下手边的电灯开关以照亮这深秋雨夜下空无一人的屋子,只是嘴里刻意地又一次地吐出不会有人回应的话语。客厅的另一头密密麻麻的雨点打在厚重的玻璃上,一声一声接连不断的像鼓点又像有人在轻轻敲打。那是由一整块特制的玻璃嵌成的墙面,一眼望过去整座城市都尽收眼底。雨水掩盖不去这座城市的霓虹灯光只能将其浅浅的晕开一层又一层,模模糊糊的光线丝丝缕缕的汇聚起来照进漆黑的屋子里。徐春申摸着这仅有的光线换下一尘不染的皮鞋,然而他依旧没有开灯,灯光有太多照不亮暖不了的地方。

徐春申不需要去留意脚下或是面前,他熟悉这间房子如同熟悉他自己的身体,他的行动只需要凭借着习惯或是本能。秋天的雨太凉太浸骨,这样的寒意让他迫切的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温暖的地方,这样的感觉空调或者暖气的无法给予的,那应该是一种犹如天寒地冻中的一簇火一般的温暖,唯有用寒冷才能叫人确实感受到的温度。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在夜里突然醒来,再没有任何的光线能够透过厚重的绒布窗帘,整个房间幽暗得如同一潭死水尽头是摸不着底的深渊。徐春申慢慢地打量着四周他身边的一切也在默默地打量着他,他望着黑暗黑暗望着他苍白的脸像是一场僵持不下的对峙。于是过了半晌他又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映入眼中的是一条落满了法国梧桐叶的街道,沿着街道一路走下去四周延展开的是一条条老旧的巷子,不似北京的胡同那样曲折和宽窄不一,也没有特意的逐一命名保留着。老旧的居民楼层层叠叠相互交错着还是几十年前的样子,黑夜里它看上去扭曲怪异像中世纪里神的光芒照耀不到的阴影,他的眼前这一切像流水似的一一淌过,也像水似的没过了他的脚掌背浸湿了他的裤脚,一小块突兀的黑色像是脏污。徐春申默默地踏在这辨不清颜色的水中,一样是下着雨的,他没有撑伞浑身上下却沾染不上任何的尘埃,更别提雨点。只有过去像食盐在水里融开了似的,皮肤浸泡在里头叫人觉得干涩郁闷。

徐春申望着窗外,喉咙里像被人抽去了所有水分火辣疼痛得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毋须扯开丝绒的帘子,他料得到窗外就和每一个夜晚一样璀璨得赛过漫天的星斗,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抵得过繁华,铺天盖地的潮水一般的将一切都冲刷殆尽;再没有什么过去过去不知还留在何人眼里。漫漫长夜他身边却空无一人,记忆零散而寥落像是白糖洒进了雪原,溶掉了冲走了蒸发了不见了。

世界寂静得好像死了一般,徐春申已经分不清这是哪个世界,他的世界或者是谁的,他的祈祷他的期盼他的呼喊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均匆匆掠过,永不休止的交响曲也休止了,一切又都化作了寂静。

一切都融在了一场好像怎么也下不停的雨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