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帝魔】风眼番外01——Toxic|NC17

搞点深夜话题 

 我!终于也有不老歌了!全文链接在试阅后噢! 

我是故意的
又孩子气又贱说的就是我这种鸟人
正篇脑补了大半就是不肯写结果跑去炖肉番外了说的就是我这种鸟人


不好吃,但还是请吃好
未满年龄的小朋友悄咪咪地回避一下噢!




#番外——Toxic





他感觉到身体异样的热潮,头脑昏沉,四肢酸软。
结合热最初的症状与感冒发热相似,以至于曾一度被误判。而之后的发展却与感冒大相径庭,结合热中的身体异常敏感,于向导而言这是致命的,易感的神经和被动接收超量的精神数据流常常会压垮向导。
身为控制型向导,他对自身频率偏低而反应剧烈的结合热总是密切监控,他的失控必然伴随着哨兵的失控,无论他们是否建立过精神联结。
他快步走向卧室,他的呼吸不太稳,脚步也有些乱——这塔里的信息素怎么变得那么浓?他想。哨兵的气息包裹着他,向导结合热时其他哨兵都应该很有“兄弟义气”的回避才对,针对他“这样”的体质,这是避免麻烦的好方法。
“那个”哨兵不在这里,秦蓟阳不在这里——不在最好,谁想被他上。他扶了一把栏杆,这是他和某个哨兵结合后迎来的第一次结合热,前所未有的对性【】爱的渴求和哨兵的信息素让他的身体软得更厉害了,他的脑子里混乱不堪,闪过的记忆块皆与“那个”哨兵有关,是的,秦蓟阳不是“他的”哨兵,但从某种肉体上的意义来说,秦蓟阳又是“他的”哨兵。他自认为强大得无需哨兵保护,“那个”心里装着其他哨兵的哨兵大概也乐得白捡一个便宜向导。可他才不便宜!
——好吧…好吧!是我轻薄自贱!我自找的!
为什么平时走过无数遍的路总在关键时候拉得那么长?他感到愤怒,他明白自己的情绪已经开始渐渐失控,这令人干渴的湿热感究竟是什么不科学的现象?基因?黏腻的肢体和干燥的唇舌,这两样东西为什么能够同时存在?他感觉到神经正在被灼烧,该死的他可能回不了房间了,他会成为首都塔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结合热死在走廊上的向导。
说不定“那个”哨兵还会因此被怀疑“能力”不足,想想竟然还有种悲惨又好笑的感觉。
如果秦蓟阳被嘲笑,他就算死了也会愉快地笑出声的。
他有些神志不清,水红色的嘴唇开阖吐息着。
他开始想念秦蓟阳挤进身体里的感觉。
他突然发现“那个”哨兵接近了。
“……妈的……”


“您往这儿躺着做什么呢?”
他不用抬眼也知道面前站着的是秦蓟阳,也知道他有多难堪。
哨兵居高临下的俯视他,一脚踏在他胯间的地面,军靴带有某种隐喻。黑龙盘在哨兵肩头,偶尔游动的长尾似乎昭示着主人的情绪。哨兵的信息素紧紧扼住他的喉咙。
他笑了。
“阁下…把精神向导都放出来了,是要做什么呢?”
笑的时候眼尾都微微翘起来。

新来的向导进入结合热的时候,首都塔特勤组的其他组员们都有“兄弟义气”极了。
“他们说还没见过向导的结合热……”
紧贴着他后背的躯体强壮而有力,哨兵的体温几乎将他灼伤,仿佛每一块紧实的肌肉上都有热气蒸腾出来。狭小黑暗的储物间里——鬼知道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地方,欲望与气息交缠,白玉兰融进浓墨中。
秦蓟阳束死了他的手腕,本能让他被信息素主导的发软的身体微微颤抖,平衡似乎已经被抛去了,他仅凭意志也绝不向哨兵屈服。秦蓟阳舔得湿润的嘴唇贴着他的耳畔,左手拧着他的下巴右手搓着他的乳【】尖,不时抬腿摩擦他的下【】体。
“就提前收工回来了。”
他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和尚庙,…嗯!”
秦蓟阳把他的乳【】尖捏得叫他头皮发麻。
“你还有力气笑啊?”

——“春申要是没那么要强就更可爱了。”
——我才不稀罕那种无聊的东西。
秦蓟阳在他耳边低声说。





全文点我!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