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文手点名问卷

文手点名问卷

来自 @为君兮朝醉暮吟 的点名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现在惯用的是西泽,有时候看心情也会署顾秦西

西泽....艾玛我真的忘了,怎么来的,真的,完全不知道怎么想的...当时只是想给笔下的某个角色起一个风格接近【括号里是个人名别想歪了】的名字,结果就搞出了这么个东西,觉得怪好听的,就借用了,真的,是跟我儿子借了名字

 

顾秦西是姐姐给起的,典故有,就是不太懂【。或者说干脆就没记得

顺便说个梗,因为跟儿子借了西泽这个名字,所以顾秦西这个名字,我也借给了儿子【。

别笑啊,喂!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小学六年级吧,七年了诶【。

当初是因为暗恋的人,邀请我,合写吗?

(早熟的小朋友【。)

我就义无反顾的入伙了

结果写着写着,有点停不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动力,大概是因为写作是我目前最擅长的表达方式,如果可以,我会去画画,演奏,什么的,老实说并不太喜欢写作,小时候还因为作文写太烂被老师家访,还被爸爸揍了一顿【。

所以面对那些真心热爱写作的人,会感到很惭愧,对不起啊,不是真爱......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逗比吧,大部分是这样的,写点轻松的东西挺好玩的

因为最近萌的CP的缘故,所以很喜欢写点带京腔的东西......

不过也会写点意识流...

正经写文的时候也有,就是懒【。

 

别人的看法不知道啊,我写文基本上没有回复,有回复也没有什么针对性的评价,不就是写的还可以,什么的...所以到现在也都是很我行我素的在写,没有因为别人的要求去改变过什么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叙述风格的话

......我小时候很喜欢郭敬明的

我现在喜欢西方文学

你觉得差别大吗?

 

剧情是我的伤心处啊,别提了...唉写短篇没剧情写长篇不填坑说的就是我

题材还好吧,硬要说的话就是基本没写过古风,写也没发出来过

一直想问问大家为什么特别喜欢古风,有什么理由吗?有点想了解古风的魅力所在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样子?

轻松点的消遣读物是很喜欢皇飞雪大大风格的

认真的说的话倒是总结不太出来

但是辞藻华丽的我就很讨厌

语言简练朴素比较容易获得我的好感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感觉键盘/笔杆要爆炸了)

逗比吧......

说不太清楚......

 

 

0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如果要问最苦手的内容的话应该是打斗

人物塑造也很不到家

其实苦手的东西也是蛮多的

需要继续努力

 

 

0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要看字数啊,没有这样问的

 

 

0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看心情和内容啊,没有这样问的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卡文的时候喜欢看看前文

新作品看起来觉得好好玩噢

看着看着说不定就写出来了

感觉还蛮好的

喜欢数自己写了多少页

以及看笔芯的消耗

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式等)

手写,绝对是手写狂魔

我所不能看的文稿多半都是无纸化作业搞出来的【。

我觉得面对机器就不能安心写

纸和笔尖 手和纸张摩擦的感觉特别好,很实在

所以每次都要花时间把文搬上电脑,不过同时可以进行修改,所以大家看到的基本是是我两次修改之后的文,错字病句也会少很多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有啊

 

 

13.喜欢写什麼样的题材?

没有特别喜欢的题材,基本上啥都喜欢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有的有的,有影响到

我喜欢查克·帕拉纽克

聚斯金德

以及乔治·奥威尔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没有我不想饿死,自由撰稿就好

不过有想过当图书编辑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不提也罢

 

 

17.那麼,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还好吧

热衷程度上面有提到,消遣而已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好吧...又到了羞耻Play的时候......

 

“上一次阁下大脑表层的灼伤还没好透吧?这么执着于偷窥我的意识吗?”秦蓟阳站在仅有一张正常大小的办公桌的空荡荡的屋子尽头。在全息技术足以彻底欺骗人类视觉的时代,即使小的房间略下成本也能够令其看上去仿佛城堡的大厅。窗外的月光投下树林深深的影子,秦蓟阳的背影在月光之下仿佛要融进夜色中,却又被冷色的光线勾勒出模糊的轮廓。

“来聊聊您那与众不同的能力吧,组长先生。”

“我乐意至极,向导阁下。”

秦蓟阳侧过身体,月光往秦蓟阳的半张脸镀上一层月白色,高耸锋利的眉骨与鼻梁仿佛分水岭,在那张五官深刻的脸上划分出南北半球般的划出光与影的界限。

“阁下今天的情绪似乎不太高。”徐春申说。

“啊。”

秦蓟阳意味不明的应了一声。

“彼此彼此吧。看不太出来,原来阁下喜欢高焦油含量的烟吗?我原以为女士们钟爱的烟种会更合阁下的口味。”

月光之下,秦蓟阳的语调听起来有些懒洋洋的。话语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锐,然而嗓音已经不复平日里的坚硬,仿佛松懈了下来,低沉厚重的中音带着被反复打磨出的沙哑,磨碎混合在信息素之中。

徐春申摸出韦越海留下的烟。

“来一根?”

“过来。”

 

当迈开了步子,徐春申才知道两人之间的距离之远。

 

秦蓟阳绕过办公桌,接过徐春申递来的烟后反手塞向对方的唇间点火,两指却并未移开,手指贴着徐春申的唇瓣。徐春申就着秦蓟阳的手往滤嘴上轻吸一口让烟燃起来,又被秦蓟阳带了回去,叼在自己嘴里。

接着吐了个漂亮的烟圈,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说:“果然是白玉兰。”

 

徐春申侧过脸避开秦蓟阳的视线。

 

“您对我的信息素很有兴趣吗?”

秦蓟阳的指尖相互摩擦着,目光停在徐春申的唇角。月光之下那薄唇看上去少了几分勾人的意味,水红在明月的光辉中彷佛遇水的颜料一点点晕开。

“我是个正常的哨兵啊。”秦蓟阳说:“哨兵被向导的信息素吸引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秦蓟阳语调有些轻佻,徐春申的声线冷下来。

“我还以为您更喜欢阳刚一点的味道呢。”

“可不是嘛。”

秦蓟阳扯开双唇的弧线。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徐春申推了推眼镜。

秦蓟阳大笑。

“原来尊敬的向导阁下还不知道自己身上总会散发出一种很色情的气息吗?”

徐春申转过身来,扬起脸瞧着秦蓟阳,眼神依旧不改,傲慢而冷静。

“所以?”

信息素的味道溶解开来。

徐春申的下巴被秦蓟阳捏住,脑袋被迫偏转了方向,转成仰望的姿势。秦蓟阳的拇指来回摩擦着徐春申的皮肤。

额发向后散去,露出徐春申不再被遮挡的白皙的额头。眉骨之下,那双眼睛上翘的眼尾也被看得一清二楚,以及那睫毛下骤然紧缩的、颤动的瞳孔。

“阁下可是我的向导啊。”

“我的”两个字被秦蓟阳咬清每一个音节。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

还好......

希望和现实是有差别的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我的朋友很少,还是算了,看到的写手填填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