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帝魔】翻出了个有趣的对戏

和蛋蛋一起对帝魔的日子好开心_(:_」∠)_我要好好考试,回来继续和蛋蛋玩耍
用pc编辑再艾特蛋蛋



诶?那位同志(叫住正准备出门的男人)您也是这儿住户吗?看您面生,才来不久吧(转身比划了比划身后排排站好的大爷大婶)我们这儿正搞防火防盗教育呢,您得一起来啊。老巷子就这样,学习教育比外头楼房搞得多,您就当帮助自己帮助群众(想了想掏出了上衣口袋里的小本,刷刷写了几个字,撕下来递给文质彬彬的男士)我叫秦蓟阳,是片儿区民警,这是我的手机号,不上班的时候有事儿也可以打给我(笑了笑)同志您怎么称呼?

(明明是周末却还要因为连带责任去给没用的下属收拾烂摊子,失去了宝贵的休息日心情颇有些不爽,脸色也比平日里更加难看了几分。推开门,就看见一身穿制服个子高大的男人——大概是社区的小片警,操着一口京片子正给弄堂里的退休老人家庭主妇上科普课。锁上了门正迈开步子要走,却被人叫住。)……(听科普?被片警邀请感到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回绝,那人就写了电话号码递过来……心里觉得好笑,我有事我还不知道报警吗?你给我电话算是怎么回事?还问起别人的名字来了?心里想着,皱了皱眉。)免贵姓徐

(见这人问十句也挤不出个屁来,又冷着一张脸,一副方圆百里内都欠他二吊钱似的,心里免不了生出特定的那两个脏字。想起临走的时候大队长还亲自嘱咐了要态度和蔼、语气亲切,只好在心里默默回放起老北京胡同里热情亲切的老邻居们的脸,然后生生挤出个和蔼可亲的样子)我们这教育活动得落实到户,这防火防盗教育也是为了您自个好(从包里摸出一个小册子递过去)徐先生要是忙就把这个看了(又指了指刚锁好的门)特别注意了家里别用煤炉取暖,电热毯记得拔下电源。刚碰见好几个大婶家里存在安全隐患了,你也注意注意(抓着刚摘下来的手套,便便挥了挥准备离开,好去给住户们做讲座)

(并不是不常听见京腔,事实上公司里部分同事也是北京人,自己往北京跑也是常有的事。但总觉得眼前这人说起话来字里行间总能勾起自己一股隐隐约约的别扭劲,委实感到不爽。……秦蓟阳……名字在脑子里滚了两圈,目光不经意瞥见那人身后一群鲜有往来的邻里脸上多少有点看热闹又不耐烦的意思,想着住在老房子这一点确实太不喜欢了。没怎么考虑眼前的事正要敷衍对方两句,却又被塞了什么进手里。上海市秋季防火防盗科普手册?噢,那群街坊不是拿着扇凉吗?或许是被看穿过了拐角就会把手里这堆废纸全部扔进垃圾桶,面前的小片警一本正经的强调科普活动的重要性起来,倒也算的上是负责敬业?这么想着,便少了几分抵触感。话卡在嗓子眼里,最后还是挑了句客气些的。)……那就,我知道了

(听见冷冷淡淡的这一句话,心里不由得一阵烦躁。脑海里不自主的来回播放着一把把那人按进椅子里,捆结实了,然后逼着他听自己反反复复讲这个防火防盗的鬼劳什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低头一看下面的中年妇女们一副再不讲完就要爆上海粗口的架势,只好看着那个男人急急忙忙的向外走去。猛然想起来还没有提醒他下周人口普查的事,转念间决定了等散场下了班以后,就去那人家门前守株待兔)

(折腾了一天简直精疲力尽,不出所料的忙到了晚上七点半才得以收工。拒绝了下属的邀请——谁还想跟这群没用的蠢货一起吃饭,为了自己的胃和长远的健康问题着想,短时间内就不要看到他们了。心里盘算着找个什么项目把人支使到下面的分布,却没有留意那可怜的消化器官已经将为数不多的午餐完全分解,直到饥饿感开始阻碍大脑的活动,一想到回到家还需要花时间做饭,又免不了在心里对下属一阵迁怒。然而已经走进了弄堂里,再绕一大圈找一家美味干净且有座的餐馆耗时恐怕比自己动手也快不到哪去。就快到家了,在离家门几步远的地方,瞧见了早晨那位片警就守在一家门口。盗窃?不可能,那早应该通知自己。所以这是要干什么?抬起手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三刻,这人想做什么?……不由得冒出情绪化的念头,干嘛总是挑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出现啊?)

(看见白天徐姓的男士正往这边走来,下意识的站起来,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葱油饼渣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等着主人回家的二哈,又撇着腿大剌剌蹲坐在门口,努力摆出一副大爷模样,冲那人挥了挥手)我都等你快俩小时了。下周人口普查,你的户口抓紧迁过来,要不忙起来跑三四趟都办不过来。成,没事儿我就走了,宣传册记得看(掸了掸身上的土,转身就要走,又想起来自己还揣着一兜葱油饼)那个...里弄王姨非要给我介绍对象,刚刚硬塞了一兜子葱油饼,不收下眼见着就要炸了庙了。我们有的规定不能收,你就留着吃吧,就当还给群众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