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还是人物塑造练习

给我最心爱的两个儿子:D

虽然还是小段子

来自《红袍加身》的两位主角





    饱含水分的空气里混合有干草、马粪、露水以及难辨的玫瑰花的甜香。煤气灯的光线在雾气中微微溶解发散,勉强能点亮两名着长袍的人氤氲的轮廓。


    “哇啊,我记得我上次骑马是十五年前,这家伙(guy)真帅。”他搓了搓缰绳,“呃,老实说我还挺紧张。”

    “别担心,我保证你不会摔下来。看,格雷喜欢你,上去试试。”手持法杖的人低声笑着。

    他搂了一会马的脖子,又拍拍它结实的肌肉。接着他攀住马鞍右脚一蹬,灵巧而熟练的跨上马背。

    “好骑手。你们很配。”

    大法师微笑。

    他调转马头。

    “又要让你替我带话了,洛斯维克。”

    “我知道。放心吧我亲爱的弟弟,我知道你想说的。别这么客气,但你该启程了。”

    他又驭马在原地转了两圈,说:“这次你也不跟我走?”

    “是的,达奥西斯,这次也一样。我会留下来,一如既往的。”

    大法师点了点头。

    他伸出手去拂开红袍法师的兜帽,手指穿过法师颜色如同融化的黄金般纯粹的金发就仿佛穿过夜里的风。在这雾霾之夜。他的手掌最终停在了法师瘦削的肩头。

    “别管他们,跟我走。”

    他紧紧盯着那对深蓝色的瞳孔。

    “噢……拜托,我不想用我的自由禁锢你,跟我走吧。”

    然而那双蓝眼睛里仍旧是分毫也不少的笑意,以及无可撼动的坚定。

    大法师说:“赶紧出发,达奥西斯,别让我的责任约束你。”

    大法师的法杖指向前方无尽的原野,覆盖着浓雾的夜空有丝缕隐隐可见的星光。

    “记住我们最初的选择。我选责任,你选自由。你的责任就是我的责任,我的自由就是你的自由,我们都不该成为彼此的枷锁。”

    他沉默了,沉默了许久。

    “等我回来,我会亲手打烂你的笼子。”

    “快走吧,长路漫漫(Long long way to Go),你必须在拂晓前离开。”

    “再见,哥哥(Idiot)。”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