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黑塔利亚】【米英】London love story

恭喜米英露中本《目的地》(忘记英文刊名主催太太原谅我!!!)完售
翻出自己的渣米英来除个草
好久没写米英了,大家不要打我
连同FT一起献上——
(明明只是懒得删)

有点搞,撑住啊!



London love story





故事发生在伦敦霍顿街道(Houghton Street),在一家不足60平方米大的书店里,是以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英国人为主角展开恋爱的过程记录。这故事平淡而寻常,并没有戏剧性的跌宕起伏的剧情,以至于它被淹没在众多名为人生的同类台本里,几乎叫人遗忘在角落之中。也仅有当事者和零星几位好事之人才能叙述出这一故事的大致轮廓。即是这样一个平凡的故事,因此便由笔者以粗浅而经不起细读推敲的笔法记录下来,供诸君玩笑。


*[About:Alfred·F·Jones × Arthur·Kirkland]
*[Attention: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只属于彼此]
*[Attention:非完全原著设定,非国家]



位于霍顿街道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LSE)旁的书店每天早晨十点钟准时开门营业。通常——以过去的三年来说,都是由金发粗眉毛的店老板翻开“营业中”的挂牌,冲泡好红茶后独自一人坐在柜台后,阅读各种书籍度过营业的十个小时。然而自从今年入冬之后,亚瑟·柯克兰(Arthur·Kirkland)先生的书店里多了一位脑袋上翘着一撮头发、带着平光眼镜的蓝眼睛美国人,根据这位经常在店里出现的美国人身上套着的围裙来看,一定是柯克兰先生新招来的店员没跑了
——但以往的三年中柯克兰先生从没有招聘任何的店员作为帮手,即使他的书店里有三分之二的部分都是一个人难以打扫的书架。不过,这似乎是后话。

这位来自美国的店员是书店隔壁LSE历史系的研究生,是个名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Alfred·F·Jones)的性格开朗且十分健谈的小伙子。他的到来给柯克兰先生的书店增添了许多活力——虽然柯克兰先生总说那是个吵吵闹闹让人心烦的家伙。一是那家伙十分健谈,虽然有些读不懂气氛;二是自从阿尔弗雷德来到书店之后,书店的常客时常能看到背着单肩包手里抓着一个啃了一半的汉堡的阿尔弗雷德冲进柯克兰先生的书店里,咀嚼着汉堡吐字吱吱呜呜含糊不清的被愤怒的柯克兰先生大吼一声“阿尔弗雷德!现在带着你的汉堡给我滚出去吃!”这样的场面,可以说是多得不胜枚举。
常常有年轻女孩会主动找阿尔弗雷德聊天(当然,其实也不乏一些男孩子),才得知阿尔弗雷德实际上是临时起意决定考取LSE的研究生,而其中的缘由——阿尔弗雷德十分坦率地承认,和柯克兰先生有关,甚至完全是因为柯克兰先生,他才决定来到这个基因里熟悉但事实上却陌生的国度。然而女孩们的下一个问题还没来的及说出口,阿尔弗雷德就被柯克兰先生指挥着去整理书架,而柯克兰先生白皙的脸上似乎还挂细缕着可疑的色彩。


阿尔弗雷德初次来到英国是在这一年进入蔷薇花季后的六月,伦敦是他遍游西欧的第一站。
英格兰的气候温和,夏日多雨但不炎热。阿尔弗雷德背着吉他从稍作休息的星〇克向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出发。午后细碎的阳光穿过树叶与枝杈间参差不齐鳞次栉比的缝隙划出一道道名为丁达尔效应的光路,以斑点的形状密密麻麻的布满石板铺就的街道;潮湿的空气里,树木的清香中隐隐约约的漫出一种甜蜜的香气,描摹出盛开的蔷薇花的轮廓。
阿尔弗雷德迈着不紧不慢的轻快步子,目光偶尔投向他不知名的街角,短暂的停留在某棵老树下长了青苔、字迹模糊的缺角石碑上,或是哪户人家爬满藤蔓与花别致的外墙。阿尔弗雷德湛蓝色的双眼明亮,阳光他透过金丝边平光镜的镜片洒在他的瞳孔上,仿佛奇妙的魔术般泛着一层薄薄的浅绿色的浮光。
街道上行人不多,阿尔弗雷德就这样悠闲的四处打量着。
然而一场雨却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细小的雨滴融进穿过云层的阳光里。阿尔弗雷德没有带上雨伞出门,他踩着雨水匆忙的奔向马路对面一家正在营业的商店门前,溅起的水花弄脏了他米黄色长裤的裤脚。
阿尔弗雷德喘了口气,摘下眼镜甩了甩沾上雨水的头发。他转过头的一瞬,就看见身后那家商店——是家书店,书店里两排书架之间坐着一位浅金色头发的男人,正抬起头来皱着眉瞧他。
书店里那瞧着他的金发男人长着一对奇妙的粗眉毛,和一双与他的眉毛同样独特的湖绿色双眼——前者是由于委实罕有得难得一见而使人惊讶且令人感到好笑;后者则是叫人觉得格外的美丽,那仅与他的眉毛相比常见了一些的纯粹的绿色使他的目光忍不住流连。
而对方也正望着他。亚瑟·柯克兰望着站在他店门前的高个年轻人,那是个有这一头耀眼金发的大男孩,他的发色近乎金黄,在这样的阴雨天中显得比阳光更夺人眼球,令四周的景物失色,好像本不那么阴沉的天空也为了衬托他而变得暗淡。然而他的头顶却翘着一撮天线似的头发,让他变得好笑......却又显得有些微妙的可爱。他的身上随意的套着白T恤,穿着米黄色的休闲裤,背上背着一把吉他,像是个漫无目的游走着的街头艺人。接着,那大男孩微微低头,摘下他的眼镜,大力摇晃着脑袋甩走头发上的雨水,水珠子随着他的动作划出漂亮的圆弧,亚瑟·柯克兰没有看见他的眼睛。
大男孩又一次回头,这次却放缓了动作,看起来像是电影里被放慢的镜头似的。大男孩回过头来,睁着一双仿佛是朝着天空的门般湛蓝清澈的双眼望着他。


阿尔弗雷德搂着他的专业书与笔记本推开亚瑟·柯克兰先生的书店的门,他深蓝色的羊毛围巾和黑色的呢子风衣上积着一层薄雪。此时的书店里没有其他客人,阿尔弗雷德将课本放在柯克兰先生的柜台前,拽下围巾,脱去风衣。坐在柜台后的柯克兰先生抬起头,阿尔弗雷德飞快的凑上前吻了吻柯克兰先生柔软的嘴唇。
“你……你这笨蛋!”
阿尔弗雷德对着红着脸的柯克兰先生露出得意又大大咧咧的笑容。
“瞧啊,世界的Hero来拯救你的书店啦亚瑟!”
阿尔弗雷德拿起围裙正要往身上套。
亚瑟·柯克兰先生嘟囔着:“我才不需要你给我的书店搞破坏,现在拿着你的课本给我去写家庭作业!我可不想当你完不成作业的借口,你这小鬼。”
阿尔弗雷德笑,依然把围裙系好,趁柯克兰先生不备将其一把搂进怀中,俯下身去深深地一吻。柯克兰先生的嘴唇温热,贴着阿尔弗雷德的唇瓣印着它的形状。这是一个没有情欲意味、只有温情的吻,两人的鼻尖都抵着对方的脸颊,呼出湿热的气体洒在皮肤上。唇分时,柯克兰先生的嘴唇因为压迫而显出几分白,而脸颊上却泛着潮红。阿尔弗雷德以鼻尖蹭了蹭柯克兰先生的鼻尖,眨了眨眼睛。
他松开柯克兰先生,转而搂起他带来的书本。“世界的Hero随时待机!~”,接着发出爽(si)朗(chun)的笑声,三步并作两步的朝他惯坐的座位走去。


【在那一天,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一眼后,突如其来发生的爱情故事。】

阿尔弗雷德犹豫着,最后还是没有推开那家书店的门。他静静地站在店门旁的红砖墙前,抱着他的吉他像在等待着暗恋的人走过这条每天必经的路时他会献上一首歌来告白。雨好像是无止息似的,阿尔弗雷德站在雨幕前,听着雨点击打他头顶油布雨棚的闷响,不时稍稍侧过脑袋小心的瞧着玻璃门后藏在众多书架之间那个人时不时闪过的身影。
伦敦的夏日,白昼像是没有终点。阿尔弗雷德翻手看表,在他的家乡,此刻应当是一副暮色四合的景象。而在这场持续了约莫有一个小时的雨后,伦敦的天空终于出现了即将放晴的征兆。雨水越来越稀疏,细小的水滴在下坠时就被柔和的阳光蒸干,最后渐渐消失在空气中。
阿尔弗雷德重新背起吉他离开前又一次回头,书店里金发粗眉的男人正站在椅子上踮着脚往书架上排放书籍,挽起的衬衣袖子前露出白皙瘦长的手臂,衬衣从裤子里拽出一个角,贴身的长裤勾出他紧绷的臀线,裤脚与鞋之间露出一截缝隙,正好能瞧见脚踝。
他的心跳突然就快了起来。


阿尔弗雷德踩着厚厚的积雪走进柯克兰先生的书店。柯克兰先生刚从小梯子上爬下来。
“嗨亚瑟!”
柯克兰先生拍了拍手,阿尔弗雷德翘着唇角望着他,眼睛明亮。
“阿尔,你来得正好,今晚是平安夜,店里提前关门。”
阿尔弗雷德冲柯克兰先生眨了眨眼睛。
“嗯?怎么了?”
“亚瑟,今晚是平安夜,你不收留Hero吗?”
阿尔弗雷德伸出藏在背后的左手,将一大束圣诞玫瑰横在柯克兰先生面前。
“不和Hero一起迎接圣诞吗?”
街边的各式彩灯闪烁,光线越过空气,经过玻璃的折射后来到仅有他们两人的书店里。阿尔弗雷德和柯克兰先生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那束火红色的圣诞玫瑰被镀上了一层暖光。
半晌,柯克兰先生才开口:“你可以和我一起准备平安夜的晚餐。”
阿尔弗雷德眼前一黑。


第二天,阿尔弗雷德先花了一个上午对国家美术馆进行观光游览,就近解决了午餐问题之后便沿着泰晤士河漫步,接着对照地图,穿过弯弯绕绕的大街小巷,不时会伸手抚摸粗糙的墙面。在黄昏时来到了那家书店前。
他推开门,门框上没有挂着常见的叮当作响的铜铃,一排座椅贴着墙边的玻璃橱窗摆开,座椅两张宽大的长桌,上边毫无秩序可言的胡乱摆放着各种书籍,阿尔弗雷德扫过封面和书脊,内容从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到社会科学无所不包。靠着墙的则是紧贴着的书架,高得几乎要碰上天花板。而在书架之间,正对着店门的位置,就是金发男人坐在后边的柜台了。
阿尔弗雷德站在长桌前,低下头,假意翻阅着面上摆的书籍。余光则穿过刘海悄悄地投向了柜台后金发粗眉的男人露出的半张脸。
金发男人的皮肤白皙,衬着他眼神深邃的湖绿色眼睛。
这是一家只有老板没有店员的书店,阿尔弗雷德看着粗眉的老板细细的扫过每一册书本上积下的微尘,他站在粗眉的老板面前时,看他细白的手指一丝不苟的包装好阿尔弗雷德“要送人”的小说,听他礼貌又疏离的言谈,全都记得很清楚。
简直像在暗恋。

柯克兰先生打这大男孩靠近店门时就注意到他了,大男孩像是所有初次光临的普通客人一样,进了门首先是好奇的环视四周一圈后走向书桌或书架。大男孩站在长桌前,垂着脑袋,却偷窥似的盯着他。如果不是图谋不轨,那么这就像是暗恋一个人似的的举动。
柯克兰先生起身去给自己烧一壶泡茶的热水。
他长着薄茧的手掌轻轻贴着他的脸颊,指尖传来稍稍异常的温度,微微发热。


阿尔弗雷德坐在他习惯坐着的位置上,摊开专业书与笔记,打开电脑进入邮箱查收导师布置的作业。等待下载的时候,他的目光越过屏幕和长桌上堆积的书本停留在柯克兰先生的身上。这是他一贯坐着的位置,是观(tou)察(kui)柯克兰先生最好的位置。
【保持着小心翼翼的动作,小心翼翼的望着一个人,留心他的一举一动,以窥视的姿势细细地观察着、咀嚼着一个人的美。热恋之中的人摆出一副暗恋的姿态,在这一份关系中不知不觉见好像就多出了一份不一样的味道。】
柯克兰先生的目光越过柜台、成堆的书籍与阿尔弗雷德的笔记本电脑,慢慢的扫过阿尔弗雷德额头下高挺的眉骨,阿尔弗雷德的眉形英挺,朝气十足;阿尔弗雷德的眼眶深邃,睫毛下湛蓝色的眼睛清澈得令人难以置信;阿尔弗雷德的鼻梁挺拔;阿尔弗雷德的嘴唇略薄且形状锋利。阿尔弗雷德很帅气,好像浑身上下随时都被阳光笼罩着,温暖极了。
阿尔弗雷德抬起头,柯克兰先生又飞快的将头低下去。


【旅行之中,必然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事情的发生在他原先安排好的旅行计划之外,阿尔弗雷德最终在伦敦磨蹭了整整一周,柯克兰先生就这样被他偷窥了五天。
他改签的机票是第二天的上午十点,柯克兰先生的书店开始营业的时间。
伦敦的夏天,晚上十点才开始天黑。阿尔弗雷德抱着他的吉他,在短暂的黄昏笼罩天际时,他靠着柯克兰先生书店的红砖墙,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拨弦,拨出悠闲的前奏。
【一见钟情的恋爱大概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一种了。但是,所谓恋爱,似乎也正是因为心动的那一瞬间,为了心动的那一瞬间,才会以更多的时间来靠近那个让自己心跳加速的人,对视的第一眼觉得心也跟着有反应了,大概就对了。然而一言不发的喜欢,也是一种开始吗?】

“Look at the stars;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And everything you do.
“Yeah, they were all yellow.

“I came along; I wrote a song for you.
“And all the things you do.
“And it was called yellow.

“So then I took my turn.
“Oh what a thing to have done.
“And it was all yellow.

“Your skin, oh yeah your skin and bones.
“Turn into something beautiful.
“D'you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so.
“You know I love you so?”
你可知我如此爱你?


【神经病的恋爱方法。】

“亚瑟,Hero喜欢你!”
“说……说什么傻话?!告白是宣布式的吗?!”
“唔……亚瑟喜欢征求意见式的告白?”
“混蛋!有不征求意见的告白吗?!”
“那…亚瑟,你也喜欢Hero吧?”
“……
“我……我才没有喜欢你呢,笨蛋……!”


那天的夕阳美极了,云层边金色笼着一层浅紫。
那天,亚瑟·柯克兰先生被一莫名其妙的男子在店门口前拦下,以一首情歌告白。

【然后】
第二天上午,阿尔弗雷德准时登上飞往都柏林的航班。
一周后,亚瑟·柯克兰先生的书店收到了来自都柏林的明信片,署名为“世界的Hero——阿尔弗雷德·F·琼斯”,明信片的内容不详,但据柯克兰先生唯一提到的一件事是:明信片上边都沾有各种奇奇怪怪的污渍,从油渍到墨水渍,无一不包。
【再然后】
那一年的八月末,世界的Hero——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拽着行李,又一次登上前往伦敦的飞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Your skin, oh yeah your skin and bones.
Turn into something beautiful.
D'you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so.
You know I love you so.

I swam across; I jumped across for you.
Oh what a thing to do.
'Cos you were all yellow.

I drew a line; I drew a line for you.
Oh what a thing to do.
And it was all yellow.


—FIN—




一点点后记:
恭喜你看到了结尾,你竟然还没有撕书,真的很厉害!!
然后,因为我的FT是在写稿之前写的,所以要补充一个短后记。这篇文,原本就是想一个劲的甜,所以干脆就直接选了一见钟情这种恶心又烂俗的梗了….让大家看了这种拉低整本性价比的故事真是对不起!(脱鞋下跪)←太迟了
赶稿的时候都在看原创文啊,刚好文的类型和基本都是文艺风格的米英完全不同,搞得我在码字的时候好几次差点上京腔……早知道就存女神们的米英啦
真的就是关于这个故事,其实就是甜甜蜜蜜的,我看你对眼了,然后我越看你越顺眼,越看越喜欢我就决定告白了的故事,真的……
至于节奏那么赶,我才不是在赶稿,我只是让他们的恋爱提前了十年开始而已!(滚
还有就是。主催太太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于我把这篇文当做发家致富一百问来写这种事……好了不要撕书!!!!!!!!!!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