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帝魔】Unspoken(01)

Tips——

本文系《Nothing could be better》的后续篇,建议搭配食用,风味更佳
cp:北京×上海 不拆不逆不解释
分级还不太清楚……




Unspoken





距离徐春申答应下嫁秦蓟阳,已经过去了七个年头。

关于堂堂魔都、新中国的经济中心、一朵不愧为“东方明珠”的高岭之花,竟然会答应和那个皇城根儿底下住了几百年、也曾暗搓搓地趁着别人没看到一试龙袍(此处无历史意味)、如今又重新戴上了首都这顶大帽子的帝都大大结婚
——而且还是帝都娶,魔都嫁。
全国人民都表示不可思议。
特别是余下的那30个省,除去几个尖叫的腐女,其他人多少都有点你们他妈的逗我的心态在里边儿。
掐得要死要活的帝都魔都,怎么就在一起,还特么结婚了呢?!!!!!

关于结婚这件事,秦蓟阳在家里已然迈入了人生赢家的行列,鉴于其娶妻的难度系数,秦蓟阳身边总不乏前来取经的光棍比如南边的土豪韦越海。对此徐春申觉得根本就不可理喻,你们怎么不来问问他是怎么死乞白赖的求我嫁给他的?最严重的时候秦蓟阳居然有了一副要开班讲课的架势,徐春申简直忍无可忍,当天夜里一脚把秦蓟阳踹下了床。
“去跟你那个哭着求着嫁给你的上海睡,去!”
看着秦蓟阳只好翻出搓板还一脸委屈不满的样,徐春申觉得自己还给他丢了床毛毯还打算明早给他做黄鱼面当早餐真是太好脾气了。
秦蓟阳在床脚哼哼唧唧,徐春申给他吵得根本睡不着,困得要死的徐春申想为什么一个省也能得神经衰弱这种病?思索无果。于是只好就着床头边还没关上的灯光轻手轻脚地阅读自己也记不清是哪个年代买回来的原装书。泛黄的纸张和昏暗的灯光看得徐春申头昏脑胀,排版和印刷质量在今天都显得那么的粗劣,连文字内容也是那么晦涩难懂,绝对是本专用于催眠的神器。
徐春申终于有了睡意,正打算关灯叫秦蓟阳回来睡觉——跪搓板都是走个形式而已,徐春申背后又没张眼睛,他秦蓟阳要是半裹着毯子半垫着屁股坐在搓板上,徐春申也是不管的。当初秦蓟阳来求婚的时候徐春申就调笑他,“我们上海女婿都要是妻管严的噢你晓不晓得啦?”,明摆着是在调侃他那北方男人的大男子主义和自尊心又强的性子。可万万没想到,这人的脸皮也是厚的没谱了,虽然不是大庭广众,但也还是有那么一两对沉默着的好奇的双眼不是往这边斜瞟一下瞧。这人从身后咣当一身放下一块搓板,徐春申就心说今天不是愚人节吧。接下来的剧情更是徐春申想也没想过的,秦蓟阳就真的有如切瓜砍菜一样利索的单膝跪下去,眨眨眼说我晓得啊,徐少爷你嫁我呗?
秦蓟阳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模样像极了北京城里那群高干子弟,纨绔而自负。盯着徐春申的眼睛又亮又深,带了点笑意在里边。徐春申愣了,饶是徐春申也愣了,想从这个人的眼睛里找到犹豫,或者随便找到点什么能够让徐春申怀疑让徐春申拿来作为拒绝理由的成分也好,但是没有。
没有,除了深邃而坚定的笑,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徐春申知道自己栽了。

直到徐春申怀着一颗傲娇着也要强作高冷的心别别扭扭极不自然的答应下来,秦蓟阳立马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苦着脸抱怨说老婆你太不懂得疼人爷这一跪是块儿板砖也给跪碎了这得有多疼你造吗?说着又摸出几张打印纸来,抽出最后一张递给徐春申。
徐春申还没来得及骂人说你刚进我家门连改口费都没给就叫上了。定睛一看,纸上早就戳好了俩鲜红的钢印,一个是北京市东城区民政局,另一个徐春申倒是很熟悉,不过一般是在公务文件上出现,章子上边儿赫然刻着“国务院办公厅”。
“……”
下面还有几个已经签好了的字,字体极为霸气,且十分的帅:
中共北京市 秦蓟阳
……
敢情你他妈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TBC—




下章戳我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