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帝魔】“Nothing Could be Better.”(03)

秦蓟阳突然发觉自个上当了!上大当了!你看跟前这货眼睛亮得跟贼似的,这特么是早就挖好了坑等着爷竟然还就乖乖往下跳了!咖啡机咖啡豆不过划划卡(明面上)个把月工资的事儿,可这手段不地道!忒不地道了!

你还是我媳妇儿吗!!!

秦蓟阳伸向厨柜的手顿了顿。

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转眼一想又觉得哭笑不得,心想你至于吗你,嘲讽我没品味咖啡只喝速溶你喝咖啡豆煮的其实只是整我想让我给你添两样你脸皮薄不好意思自个儿带进来的小家电;可又被这人的这点小心思折腾得心里有根针轻轻蹭着挠着一样。想起自己口袋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两张门卡,家里厨房摆着新购置的和四合院格格不入的双立人厨具,还有徐春申酒柜里画风穿越的白酒。两个人都在往对方都还不习惯的屋子里一点点地增添另一个人的符号和气息,在繁忙且不断告诫他们身负重任的工作之外,属于“人”的部分,在另一面的生活里有了这个不一样的存在之后,开始变得多彩起来。

我的妈咱一大老爷们儿心思居然这么细腻,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猛虎嗅蔷薇?

其实说白了真没想那么多,就觉得和徐春申搭伙过日子蛮好。挺简单的结论,只是决定下得却比结论艰难,身份总归还是碍事的,不然一个申请中央也不至于审核讨论那么久,估计也是难坏了那帮老头子,一张表从沙尘暴肆虐等到暖气供应,中间几个月秦蓟阳也在反复考量,想看看自己究竟够不够坚定。心里头也琢磨过我不是北京他不是上海俩人想在一块儿是不是能轻松点儿,后来觉得拉倒吧,那么多年城和人都搅一块儿去了,硬要剥开还不跟抽脊梁骨似的,别的说不准,性子总要削去一大半,到时候谁又说的准谁能看上谁呢。

被嘲笑你不就讨厌上海人的性格,在一起给自个添堵啊?

可搪不住工作需要成天往人跟前跑,会开个没完没了的,一人坐一边大眼瞪小眼,看不顺眼又没地儿躲,干脆就多看两下。

我懂了,你们这是打着打着就做起来了啊!

 

哪管那么多,喜欢上了就想在一起。

不管别人怎么猜,只有他俩当事人的心里门儿清。

 

 

“哎我突然想起个事儿啊。”秦蓟阳举着一盒三元纯牛奶一脸卖安利的表情,“那什么北海道牛奶我忘了买了,接接地气试试这个?”

徐春申抬起眼皮瞟了瞟没关严实的橱柜,秦蓟阳心想尼玛要糟,这穿帮了得多没面子。没料到徐春申倒是干脆,说了声随便直接把杯子单手递过去,秦蓟阳接了杯子,突然发觉哪儿不对……

“你戒指呢?”

秦蓟阳拧着眉,手攥着徐春申上边空无一物的左手无名指。

接着徐春申慢条斯理的右手在外套兜里摸了半天摸出个素圈摊在手心,人站在阴影里,让秦蓟阳看不见表情。

“烧菜摘掉了。”

我知道你刚才余光盯着我呢!

秦蓟阳感受到了来自徐春申的恶意。

 

铂金素圈里细密的刻着名字,秦蓟阳扣着徐春申的手,摩擦着细腻的皮肤,搓了搓江南人称得上小巧的骨节,接着慢慢地,轻而郑重地将那指环推向它原本的位置。

注视着戒指,又抬起头来望着徐春申的眼睛,眼角弯起来。

“咱也整个婚礼呗?”

“咖啡拿进来。”

说完转身就走。

 

好像是腻歪了点,媳妇儿脸皮那么薄,再戳两下估计今晚只能打地铺,或者他去睡酒店了。

拆了包装把牛奶往杯里倒,秦蓟阳嘴里还念念有辞。

三勺牛奶两块糖。

三勺牛奶……加两块糖。

 

冷艳高贵的魔都菊苣回过身来,对着秦蓟阳的嘴唇吻下去。

 

 

没定下来以前,常听那些个叛徒脱团狗们闲着蛋疼就感慨得瑟,有老婆就是好。

可要是去问到底哪儿好了总不能就只是多个人暖床吧,那头又作沉思者状答不上来。

哎……这个事儿吧,还是得亲身体验过的才懂。

 

是得亲身体验过了才知道,伟大领袖毛主席还教育广大人民群众:没有调查过就没有发言权。

当调查也找不到事实真相的时候,邓小平爷爷又成为了指明灯: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所以,一切唯心的、意象的、脑洞乱开的描述,屏幕里老师们卖力的现身说法,都不足以说明问题。

——都不能够逻辑清晰的证明脱团狗之愉悦。

……至少床上很愉悦。




—TBC—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