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帝魔】“Nothing Could be Better.”(01)

“Nothing Could be Better.”

 

 

 

 

 

秦蓟阳刚跨进院子时没觉着哪儿不对,可还是为了印证某种预感似的,停下了步子跟原地伫了一会儿,手里还拎着俩版头印着“APEC”文件夹。北风一刮卷起青砖上七零八落的黄叶,还卷来厨房里菜下油锅发出的“呲啦”一声响。

六点半的天灰蒙蒙的,偶尔有一两抹蓝色挂在遥远的天际,像是伪装之下还没散透的雾霾。

人瞬间就反应过来,心里变得跟明镜似的。秦蓟阳边拽领带边走,心想还好爷机智勇敢溜回来了,不然肯定得跪搓板。这小子挑什么时候来不好这时候来,一没暖气二开会的,到底是来放嘲讽还是闲着给自个儿心里添堵?不过话说回来,今儿个居然还下厨了,难得一见,也忒贤惠了点儿,画风不对啊,这摆明了是要整我呢?

 

敢情您是非得跪搓板才能正画风啊帝都大大?

 

 

秦蓟阳觉着自个儿只有在眼前这家伙下厨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上海人贤妻良母的自带属性。

人妻是好啊,就是这嘴实在是忒贱了点,虽然说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吧……不过又死要面子的爱逞能,做什么呢?

不过刨开这两点再说,横竖怎么也都不比哪个妞儿差,反倒是好得有点过犹不及了。

太好了,就嫌烦。

不过的不过,首先要面对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那个正被秦蓟阳腹诽的人。

加俩定语:身穿围裙挽起衬衣袖子的,正炮制着一道松鼠桂鱼的,被秦蓟阳腹诽的人。

这人还偏偏特别要风度不要温度,明明怕冷怕得要死,往北边儿跑也就是多套了件薄羊毛衫,估计待会儿就能听到各种沪语抱怨个没完了。宽松的衣服给围裙一勒隐隐约约的见了腰线也就罢了,自带翘臀设定还这么不检点,这裤子照我看有点紧吧?!

 

徐春申举着锅铲把头往回扭,扫描仪似的对着秦蓟阳上上下下好一通打量。

“回来了,盯我干嘛?”

接着把头转回去,鱼在锅里手不能停,又补充了一句:

“你那么大个男人举两个文件夹到处跑像什么样子?难看不难看?穷得请不起助理了就别住那么大的房,你挤地铁回来的啊?”

果然是嘲讽。

嘴上噼里啪啦机关枪似的来回扫射磕碜人,徐春申那截白腻的手臂上上下下可麻溜得一点儿没停。秦蓟阳心说反了天了你,一下子一整个大男子主义冒起来,大步跨上前去跟人腰间捏了一把,如愿以偿的看到徐春申条件反射的一抖,又被秦蓟阳掰过脑袋对着嘴唇啃了两下,简直特么的霸道总裁。

下一秒霸道总裁画风一变,后脑勺顶着身后的骂声脚上飞快地跑,边跑边想这声音倒是好听,就是搁床上的时候怎么总没有这样放得开呢。

于是回嘴的时候心里还觉着忒委屈。

“嚷什么嚷啊让爷啃两下嘴唇炸成这样,你丫还是不是我媳妇儿啊?!”

 

这下子厨房里的那个更加恼了,张口就骂:“秦蓟阳滚你二大爷的!小赤佬!得了便宜阿要卖乖!!!”

话音落下,秦蓟阳瞬间笑得丧心病狂。

他肯定是担心只骂上海话我听不懂,还别说,这口音听着还怪好玩儿的。

顺道感叹,还好爷有先见之明消灭了所有搓板。






—TBC—



下章戳我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