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人物塑造练习1

最近除了复习就是挤时间磨练人物塑造的技法
原创作品《红袍加身》中的段落




点燃的酒精灯上,烧杯里墨绿色的液体正在沸腾。魔法师将试管里金棕色的半透明溶液以滴管分三次取出,近灰色的嘴唇翕动,溶液被逐滴加入烧杯。


最后一滴溶液坠入烧杯中,伴随魔法师的咒语,墨绿色的乳状浊液瞬间澄清透明。


这时有一顿两连的短暂的敲门声。魔法师抬起眼皮,门无声地打开了。


身着深红色长袍的访客站在门外,拉起的兜帽和肩头积有一层薄雪,右手握着一根法杖,访客的身后是无尽的雪原。


 


“稀客。”


“好久不见,老朋友。”


访客的嗓音温和而柔软。


“进。”


“谢谢,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的实验吧?”


简朴的木门关上,魔法师打了个响指,靠在房间一角的法杖泛开柔和的暖黄色光线。访客拂去冰雪,摘下兜帽,露出干燥服帖的金发。


“你随意,洛斯维克。”魔法师说,“我没有迎接客人的准备,你明白的。”


“我总以为你我之间是不用那么客气的,我亲爱的爱德华。”访客笑着说,“但你总该有杯热水吧?天气可真糟,我想我是太久没有靠近过极北的冰原,已经不太习惯了。”


魔法师取出一只干净的烧杯,将酒精炉上的热水倒满了烧杯最上方的刻度线。


“那你想来干什么。”


 


洛斯维克的双手搓了搓烧杯。


“我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借道来见见你。我记得……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前?我带着丹尼尔来向你偷师的那回。”


爱德华搅动溶液的玻璃棒顿了顿,又开始做逆向运动。


烧杯中的药剂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密度大于空气的气体缓缓沉降。


“你妥协了。”


洛斯维克的唇角微微翘着。


“我别无选择。”


爱德华短暂的瞥了一眼洛斯维克,而后又将视线移回烧杯上。


“总不能叫我指望达奥西斯这个机械师回来继承法师的家族。他可是连用番茄酱画魔法阵的事都干得出来的人,当年气坏了老师差点儿挨打。”洛斯维克轻哼了一声,尾部微垂的眼睛弯成一道弧,平静地开口:“十年前我就已经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


“我必须说明,你的事我不怎么关心。”


爱德华说。


“啊……我知道。”


洛斯维克无声地笑了笑,重新戴上兜帽。


 


“我得走了,爱德华。祝我好运吧。”洛斯维克说,“期待我们重逢的那天。”


“祝你好运,如果你总坚持把自己当成什么劣质悲剧的男主角。”


和门被推开的吱呀声一同发出的,是爱德华的一声冷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