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帝魔】风眼#02|哨兵/向导PARO

#02——Power

 

 

 

 

 

“你认为他是个准备好了可以上战场的哨兵吗,冀先生。”徐春申打开提箱,取出随身行李后环视房间四周,打量过每一个角落后将箱子里的物件一一摆放好来。而被他称为“冀先生”的男人——首都塔特勤组的媒介人正倚着门框,望着正对着门的窗户,窗外是全息投影伪造出的森林。

“你认为呢?沪先生。”

“我认为?”徐春申轻轻一笑,“他不是,当然不是。”

冀微笑。

“包括他本人在内,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不适合再上战场的。”冀说。

“并非毫无可能,只是要让他再次重新扛起枪,代价恐怕有些大。”徐春申说。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但你尤为敏锐,沪先生。恕我直言,或许你的敏锐,总是伴随着你的尖锐同时出现的。”

徐春申从行李箱的最底层拿出一个相框,相框里放着一张七人的合影,七人均穿着军装,其中仅有一位是女性。徐春申垂首摆弄着黑色的相框,道:“他无法放下这一份权利,掌权者不想浪费他的能力。真奇怪,在我所收集的情报里,明明听说他是特勤组中战斗力最低的哨兵。”

他起身,绕着床环抱双臂踱了两个来回。然后他停下步子,四下看了看,最后皱着眉将相框摆在床头柜上。

“或许是因为他的能力有些什么鲜为人知的特殊之处?比如说……”徐春申转过身来,望着门边的冀,“他或许可以在某种条件下,充当临时的向导。”

徐春申的语调平淡。不动声色的冀的眼神忽然变得深邃起来,表情显得若有所思。

他耸了耸肩:“我猜你们其实不一定需要什么向导,而是需要一个人或者别的随便是什么东西,只要能让组长先生的脑电波保持在不会失控的阀值之内——听起来和向导还是很相似的,但具体是什么,要是说出来,我大概就要被枪毙了。恐怕一直以来,他才是首都塔特勤组的特殊向导。‘反正只是进入意识,对主人稍加影响一下,不会造成什么问题’,可能连上面的大人物们也都是这么想的。”

他轻轻地翘起了唇角。

“长此以往,隐患便也出现了。

“还需要我再说更多吗,冀先生。”

“沪先生。你的敏锐,总是伴随着你的尖锐。”

冀走进屋子里,坐在徐春申对面的另一张早就准备好了的椅子上。

“事情关乎你我一致的利害关系,有什么是不能直说的?”徐春申十指交叠,“请问我现在拥有要求与您谈判和合作的资格了吗?”

 

“从我进入这座塔开始,塔里的所有人都在用信息素表达对我的排斥情绪,包括你,冀先生。”

“你是一个从天而降的掌权者,随时可以让我们的组长卷铺盖滚蛋,照你的推论,这会让我们需要更多的向导。”冀摊手,“看看你身处出的地方吧,这里住着的可都是战场上的人形兵器啊。”

“物尽其用,我将会让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做他们最应该做也最满意的事。”

“现在从军校里出来的学生都那么喜欢画乌托邦的蓝图吗?谁会相信一个空有学历的毛头小子呢。”

徐春申将十指交叠的手抵在鼻尖,身体微微前倾。他锋利的眉毛和镜片之下尾部微翘的细长双眼;他的眼神,连同他薄薄的唇角勾起的弧度一起,都在无声但明确的向他面前的人传达着某种强硬且绝不容丝毫质疑的讯息。

“但你确实是个出色的谈判者,优秀的心理学家。”冀笑了,“我祝愿你在脑神经学的学术造诣同样优秀得足以让你能够控制组长的意识。”

“不劳费心。”徐春申说。

“刚才在摆相框的时候,你在犹豫什么呢?”

徐春申笑了起来。

“我在想,放在床边,会让所有来和我谈话的人认为我心里有一片柔软的地方,并且工作专注,十分敬业。不过事实上嘛,我只希望我在日常的生活中,只需要花费最少的时间去注意到他们。”

“这就是我们不欢迎你的原因了,沪先生。”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