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帝魔】风眼#01 |哨兵/向导PARO

食用说明——


关于设定和CP不想多说了,帝魔(北京×上海)不拆不逆

设定仅仅是参考哨兵与向导的本身特性和关系特性,关于其他的七七八八其实啥也不知道OTZ

哨兵京向导沪

辅助CP出现看TAG

不是ABO也有H

天津便当,欢迎京津党和津厨来黑我

被雷算你的

作者专注如厕读物,本文如果被垫了厕所恕不退货

崩角色好难过...对不起......

就算这样也打算看下去的你也是蛮厉害的噢

被雷算你的




本次更新:1608字

删节0字



风眼


 

 

 

#01——Guide

 

徐春申在薄薄的沙土上留下一串不足十米长的脚印,在他的身后,直升机起飞时卷出的气流带起扬尘与徐春申风衣的衣摆。他伸手按住脖颈前的围巾,围巾的另一头如同旗帜般大力摇晃。徐春申微垂着脑袋躲避迎面而来的沙尘,镜片之下的双眼睁开,视线穿越黄沙,望着前方不远处高耸的白塔,白塔的大门正向他开启。

他握紧了手中的皮箱。

 

“欢迎来到首都塔特勤组。”

徐春申于七年前成年时通过军校生考试,两年前被选中提前毕业优先进入部队进行培养,九个月前向导能力觉醒,半个月前被首次以军人而不再是学生的身份选派独立执行入伍以来的第一个正式任务——担任首都塔特勤组指挥官,与首都塔特勤组组长成为搭档,负责确定战略和战术的制定——同时还有极大的可能,是伴随着他身为向导与一个哨兵的“结合”。

他放下提箱,解下围巾,连同被脱下的风衣一起交予身旁的工蜂。四周是流水声,阳光自穹顶洒下。徐春申将手指弯曲,两指的关节在门上叩了一下,动作停顿一秒,又再连叩响两声,紧阖的门应声打开了。随着打开的门,长桌与全息投影的大落地窗进入可视范围,以及范围之内,还有一个坐在长桌之后、落地窗之前的,逆着光线照射的来路看不清脸孔的男人,正交叠着两条腿搭在长桌的桌面上,向徐春申投去视线。

“我是首都塔特勤组的新任指挥官,徐春申,代号‘沪’。你好,组长先生。”

长桌尽头的男人似乎在向他稍稍颔首。

徐春申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龙重望着长桌另一侧的来人,隔着一张桌子只看清了他正反射着阳光的黑发和镜片,还有被染以金黄的白皙的皮肤。

“老实说我并不需要指挥官,向导先生。”龙重说。

“根据您在三个月内拒绝了二十七位向导的记录来看,我想是的,组长先生。”徐春申抬手推了推眼镜,“但一个向导对于完成我的任务和确保您不会被派去拆炸弹是不存在矛盾的,我们的达成利益的调遣目前有绝对的一致性,这点你我一定都无法反驳,组长先生,合作愉快?”

“我没有和向导合作的习惯。”

龙重说。

“像条没戴上项圈的疯狗。”

徐春申说。

 

徐春申自龙重开口说出第一句话之后,脸上挂起了嘲弄的笑容来。

就像他所说的一样,这个特勤小组的组长是条没戴项圈的疯狗,领导着整组的哨兵——对,这是个纯粹的由哨兵组成的特勤小组,除了他们的引导结合的向导媒介人之外。

这是理论上最危险的荒谬组合,首都塔特勤组得以保留至今是凭藉他们出色的零失误任务结果。而这一切在一年前被一命原特勤组成员在任务中死亡导致组长和组员不同程度的失控以任务彻底失败和恶劣的负面影响告终。在三个月的修整期过后的新任务里,再一次出现了以组长为首失控引发的事故。于是首都塔特勤组在此之后停止执行任务,直到负责担任指挥官的向导到来为止。

在徐春申有权限获得的资料上显示,由于特勤小组组长的原因,先前派来的二十七名经验丰富的向导被挨个请回原塔。而徐春申和他的另一位同事则是可以分配给首都塔特勤组的最后两位向导,假如组长再次拒绝,那么将以组长被分派至普通塔处理。

有什么人会拒绝权利呢。

徐春申心想。

 

徐春申感觉到哨兵正盯着他,目光阴冷,带着一股震慑的气息。

“哨兵先生。”徐春申换了一个让他感到舒服的称呼,“您为什么不肯好好利用你的威慑力当一个好的队长,非要尝试做一个失败的指挥官呢?任何的哨兵都需要一个能让他冷静的向导。”

“向导先生,你总喜欢在别人面前强调你身为向导的重要性来体现你的优越感吗?”龙重冷笑着,平和地吐字:“没什么能证明哨兵非得有个向导才能正常良好的工作,我有过能让我保持状态的人,他同样是个哨兵。”

“那为什么其他的哨兵没能让你冷静下来?咱们该不会还要对比一下您的前后差别吧?

“只不过那个让你冷静下来的人恰好是个哨兵罢了,您还要以此来自欺欺人吗?哨兵先生。”

徐春申把双眼眯成一道细长的缝。

“我不希望我身为向导的重要性被质疑,组长先生,我虽然即将成为您的副手,但还请您不要在其他成员面前说这种怀疑我能力的话。更请您不要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发言。”

龙重哼笑。

“向导的能力之一是耍嘴皮子吗。”

徐春申站了起来,假模假式地微微欠身。

“那就请您走着瞧好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