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原创】别说了影帝不喜欢(03)

#03
严云山笑得很计划通,褚影帝突然醒悟,咬牙切齿:“等一下!我怀疑你才是对家派来阴我的,说得好像你不申请你们风电二期就能离了你一样!”
严总师笑意盈盈:“再胡说今晚睡沙发。”
褚怀就不说话了。

严云山回房间发邮件,褚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思考人生。五分钟之后褚怀认命地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听褚怀说明来意,电话那头的人奇道:“你小子终于想开了?”
褚怀痛苦地说:“我没想开,我都是被逼的。”
又是如此这般地交代清楚前因后果,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下。
“看不出来啊褚怀,你这浓眉大眼的居然怕老婆?”
“娶了个上海老婆变成妻奴没什么可耻的。”褚怀大言不惭,“不是,重点不是在——救命啊老师!”
“出息。”
傅玉成的嫌弃隔着手机都要扑到褚怀脸上,说完就把电话撂了。但褚怀反倒很放心的样子,接着就往沙发上一瘫。他这副样子无论多么忠心耿耿的粉丝看了都要流泪,他们影帝根本毫无偶像包袱可言。

说是老师,其实更像是亲传师父。傅玉成是老一辈演员里的中流砥柱,其人作风比较老派,说白了就是顾家,45岁之后为了降低工作强度去上戏当老师,然后从一众学生里一眼相中了褚怀。
师徒二人分外投缘,因此傅玉成更是恨不得把一身本领全都传授给他。傅玉成这个得意门生果然天才,把老师教的东西活学活用,很是青出于蓝,懂的人都说这小孩怕不是要继承师父的衣钵。只是眼看着即将毕业了只差一部电影就能直接出道的时候,褚怀毅然决然地拜别师父演话剧去了。
把傅玉成气得一口老血喷了三尺高。
褚怀现在都记得他当年是怎么跟他老师说的,他说:“我是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没有太多追求,能演戏、挣的钱够吃饭就好。”
傅玉成被气得整整三年对他闭门不见。说起来他们师徒冰释还是严云山的功劳。第四年快要过完的时候严云山让褚怀给傅玉成送了张票,老前辈看完徒弟的表演才幽幽地叹了口气:“你这几年话剧演了不亏。”
然后师徒二人就和好了。
为了哄老人家开心,第二年褚怀和傅玉成一起拍了部电影,从此就被拐上了不归路。
至于他跟严云山相识相爱的那个舞台,褚怀再也没机会回去过。

影帝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心里惆怅。这会儿严云山已经和领导沟通感情结束回来了。褚怀拉住严云山的手把人往怀里带,拿过刚才搭在沙发上的毛巾给严云山擦头发。他边擦边嘀嘀咕咕:“我根本不想拍电影的。”
他的手指力道恰到好处,按在严云山头皮上。严云山舒服得阖上眼睛,很没诚意地说:“对,我也是,我也不想去做东海风电的。”
褚怀翻了个白眼,不过碍于姿势严云山看不见。他不敢在老婆面前逼逼,只能背着老婆偷偷表达自己的不满。虽然严云山知道了也不会生气。严云山只会笑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呢?褚怀?
我时常怀疑我在这个家里的总攻地位。褚怀心想。但是我不光不嫌丢人,我还快乐惨了。
想到这儿褚怀就心情大好,不由得在严云山的眉心吻了吻。严云山的唇角翘起来,水红色的嘴唇微微开阖。
“你去洗澡。”严云山说,“我回房间等你。”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