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粤桂】嗷呜呜嗷

之前说好的华南虎粤,有缘写一个东北虎滨玩啊姨母笑(等一下)

写着图开心的,别当真








桂站在原地,沉默良久。穗微微抿着嘴唇,十分紧张地看着他。

粤也不安地看着他,双生子之间心有灵犀,桂勉强还能够感觉到一点粤眼里的委屈巴巴,不过也就是一点——

桂沉默了许久,终于说。

“你们敢不敢不要每次都把有问题的广东送我这里???”

粤趴在地上嗷呜了一声。

是够勉强的,特么一个人盯着一只华南虎的眼睛能看出个屁来啊。

 

 

僵持的场面还在继续。

“桂哥...你看......这个......大佬这个样子,我们也没办法......”

他一挑眉毛:“说得好像我又有办法一样?”

“......”

“再说你一声不吭拖只老虎来我家门口想干嘛?想打架啊?”

“......”

“谁教你们这么搞的?又是上面的人?”

“......”

他掏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被穗急急忙忙拦下来。

“别别别...桂哥!别!是......”穗非常焦急,看了看桂又看了看地上的粤,看了看桂又看了看地上的粤,一咬牙终于出卖了大佬:“是...是大佬自己要来的......!”

“......”

他一脸我就知道了的表情,睨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粤,华南虎随即俯下脑袋低低地嗷呜了几声。

桂翻了个白眼。

可心里被萌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继失忆之后我弟弟又变成了华南虎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僵持的场面没有持续很久,毕竟还要担心被邻居报警。桂心里既不情愿,又无可奈何,然而还是只能让穗把弟弟……把老虎领进屋子里。怎么把那么大个老虎塞进门里就不说了,桂不愿意再回忆这个痛苦的过程;怎么把客厅清空把这么大个玩意儿放进去也不说了,老年桂省觉得心好累,然后他毛茸茸的弟弟用鼻子拱了拱他的腰。

桂:“……”

愁人归愁人,但是萌啊。

老年桂省心里十分惆怅。

 

甩开了不正常大佬这个天大的麻烦的穗丝毫没有犹豫,闪电般的告辞,速度快得令人发指,并留下一张塑料卡片。

我怀疑我开了个托儿所。桂又翻了个白眼。

他搓了搓弟弟的大脑袋,华南虎发出温驯的嗷呜声。“要不我带你去动物园表演算了,每天赚它万八千的。”然后被日入百万的弟弟一脑袋推了个趔趄。

“你现在吃我的住我的,我劝你老实点。”他威胁,虽然怎么吃怎么住还是个问题。想到这里老桂更愁了,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哪有在居民楼里养老虎的。“阿穗那个小王八蛋怎么把你搞过来的?我参考一下把你弄出去。”

大脑斧粤:嗷呜呜呜???????????

 

最后桂从林业局借了几个人过来。

没人敢问广西从哪搞来一只那么大的华南虎,毕竟出门前南宁先生就交代过一句话都别多说。

华南虎的态度一开始不太配合,总是可怜巴巴地冲着广西花式小声哀嚎。然后林业局的工作人员就眼看着广西的表情从不耐烦到忍无可忍,最后咬牙切齿地说不是送你去动物园是让你跟我回山里住。

工作人员和华南虎都松了口气。

 

认真询问了华南虎的饲养方法之后桂送走了林业局的人,老桂身边摆了一大堆生肉和华南虎弟弟相顾无言。

不过尴尬的气氛来得快去的也快,折腾了大半天一人一虎都很饥饿,温饱问题亟需解决,老桂按照人吃的标准给粤搞出来一大盆熟肉。粤还有一些犹豫,事后自己解释说是担心长胖,被桂狠狠地嘲笑,就是后话了。

吃饱喝足的老年桂省和华南虎弟弟又开始相顾无言。粤率先(试图)打破沉默,于是趴下来,朝他甩尾巴。

凭着双生子之间(仅剩)的心有灵犀,桂的表情将信将疑,靠着弟弟毛茸茸软趴趴的肚皮坐下来。

“我好端端的有板凳不坐要陪你坐地板。”老桂皱着眉。粤尾巴一甩,圈住他的腰,发出心满意足的叫声。桂又搓了一把弟弟的脑袋。

华南虎的怀里(???)温暖而舒适,一人一虎沟通了半晚上毫无进展,最后缩在一起睡着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粤半点都没有要变回人形的迹象,但老桂已经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陪着粤睡了一个多星期的地板了——!

桂很生气,坚决不肯再跟粤睡地板,“神经病有床不睡”,他半点好气都没有地说。在尝试把哥哥偷偷拖下床被发现然后被暴揍之后,华南虎清楚地意识到即使身处和平年代老年桂省依旧宝刀未老,只能每天晚上都极其勉强地把自己巨大的身躯塞在床和墙壁之间,委屈得像一只大狗子。

老桂不为所动。

粤省摇身一变华南虎的消息已经在桂家传开,年轻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上赶着交门票想要一睹大脑斧的英姿。老桂一反有钱干嘛不挣的缺德姿态,大门一关谁都不见。

门外的南灵柳秀李越兮小声逼逼:说不定就跟青蛙王子一样呢,阿哥你亲粤哥一下他就好了。

桂盯着弟弟思考了半天,把甩着尾巴的华南虎也一起关在了门外面。

粤:嗷呜呜嗷QAQ

 

由于被剥夺了和哥哥一起睡的资格,华南虎只能又一次委屈巴巴的睡在客厅。半夜三更的时候桂的房门突然被推开,老年桂省站在门前望着趴在地上的粤。

感觉又萌又可怜。

老年桂省深深地叹了口气。

 

事实证明妹子们确实很懂,第二天华南虎粤就变回意气风发的粤少,除了老桂脸色不太好,其他一切如常。

半个月之后桂下班推开家门,看见一个头上长着老虎耳朵身后甩着老虎尾巴的人形粤,对着他愉快地露出虎牙。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