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蛎蛎:恕我直言,长哥是真的不懂音乐
纪老师:那又怎样?我懂朔止的音乐就够了
蛎蛎:??????????????????

(等我到教室再补一段)
(妈!把我的手风琴寄来!!!!!!)


你说他是寒冬,这是不完全准确的。纪云生想。
他的夏天短暂又极度的美丽,正如他站在这里,阳光熹微,穿过树的枝杈落在他的身上,显得他的皮肤很白,还有一些透明的质感。无怪别人眷恋他的美貌,我也眷恋他的美貌,但我更加眷恋他的怀抱。




(对不住,逼逼不出来了,有缘继续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