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原创】情话

……我的妈我真觉得我高中的时候写得还挺好的()






情话



拉维尔抬手将最后一组数据拖进计算模型,全息投影下的海量运算过程飞掠时拖出流星一样长的光芒。片刻之后,虚拟形象也穿上了白大褂的AI用轻快的语气说:“恭喜您,拉维尔将军,根据最新的算法,神经接驳系统的容错率比上一次提高了百分之一点五,是相当大的提升,应该能够进入下一阶段。”
“海菲尔德。”拉维尔忽然提高了一些音量,转过身,“如果我假装不知道你在那里,你还要站多久?”
“大概…是站到我打算离开为止。”海菲尔德笑着走近,“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你,但我听说你工作很忙,所以无意打扰。啊,还有你,爱德华,好久不见,你这身打扮很可爱,是拉维尔替你换的吗?”
“谢谢您,陛下。”AI简单地道谢,并不回答海菲尔德的疑问而是消失在数据中。
“不,是它自己喜欢,和我没关系。”拉维尔冷冷地说,“我没有给兔子换衣服的爱好。”
“你只是在这方面尤其迟钝而已,拉维尔。”海菲尔德愉快的说。
“我干嘛要像你们一样每天花至少一小时在把自己打扮得像只公孔雀这种事上。”拉维尔不屑地回答。
“这只是一种态度而已。”
海菲尔德笑着摇摇头。
“你在做什么?我能知道吗?”
海菲尔德站在离看清投影内容仍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拉维尔回过头翻了个白眼:“反正都是给你的帝国做的东西,你有什么不能知道的。”
“冒然窥探别人的研究成果是可耻的。并且,拉维尔,我想整个帝国也只有你会这么说。”海菲尔德这才靠近,先是看了看拉维尔的脸,伸出手揽住他的将军的腰在眉心吻了吻才松开,“你的黑眼圈颜色很深了。”
“要什么紧。”拉维尔一挥手,好像要驱赶开什么,“让别人以为军部高层深思熟虑才投了赞成票不好吗?”
“非常好,那么你真的深思熟虑了吗?”
拉维尔看了一眼海菲尔德笑意盈盈的脸,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也凑近他的陛下在侧颊靠近眼角的地方亲吻一下。低声说。
“别太得意。”
海菲尔德眯起眼睛,诚恳地回答:“今晚真的不行。”

“这是一套新的机甲系统,主要调整了神经接驳的部分。”拉维尔喝着咖啡随口说,“爱德华,陛下都这样夸你了,你也可以让他试试新系统回报一下。”
海菲尔德愣了愣。这时AI才被重新投影出来,灰白色的身体悬浮在海菲尔德面前。
“您愿意成为新系统的第一个使用者吗?这个系统在接驳方面的成功率和减少不适度以及降低精神消耗这些主要数据比传统系统加强了接近三倍,安全性也完全可以保证。”
拉维尔的身体陷在沙发里,不时将余光投向AI和海菲尔德的方向。

海菲尔德看着AI虚拟的投影保持着与人类呼吸相近的频率微微上下浮动,活灵活现得恰好处在可爱的程度。海菲尔德摇了摇头。
“我很抱歉,我想你们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志愿者。”
这时传来一声瓷器碰撞的轻响。拉维尔抬起眼睛,对上海菲尔德投来的视线。
“我理解你信不过AI,不过海菲尔德,你总该信得过我吧?”
“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海菲尔德出声赞同。
“那好。”拉维尔起身,“我现在急需一个志愿者,但这是高度机密的项目,军部内部知道的人也不超过五个,”说着,拉维尔已经站在海菲尔德面前,露出自嘲的笑容,“但你也知道我没有助手,我倒是很想亲自尝试,不过我连精神接驳的资格都没有,啧。”
海菲尔德闻言叹了口气,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
“我需要你帮助我。”

“你都已经这么说了,我怎么可能拒绝你,”海菲尔德摇头,“但你不能总捏着我的死穴。”
拉维尔检查着数据,语气松散又漫不经心。
“那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好了,免得你说我老占你便宜。还是你有别的要求?”
“不,这就足够了。”
“那行。”拉维尔满意地看向海菲尔德,“你有什么想法?”
投影下的AI费力地拖动一个程序框。测试系统的准备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我记得我上次和你表白之后…”海菲尔德犹豫了一会才说,“你什么都没说就在这里躲着我,一直到今天。”
“……”拉维尔的眉毛拧在一起,“……我那时和你亲也亲了你说要在一起我也答应了你还想怎样……?”
海菲尔德露出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
“我当时只是随口问的。”海菲尔德说,“…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爽快的答应。”
“……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干脆一点的答应。”拉维尔轻声嘀咕。
AI体贴道:“接驳系统还有两分钟才能就位,二位不妨用这段时间说两句情话。”
“好主意。”海菲尔德轻笑着说。
“可以。”拉维尔抓了抓头发,“就从你上次那句表白开始,我换个回答满足一下你们海菲尔德家人说情话的毛病,这样可以了?——你这个结论太草率了海菲尔德。”
海菲尔德咳嗽了两下,正色道:“不是每个结论都需要漫长的验证才能得出,正如下雨的天气你应该奔跑回家。”接着,海菲尔德轻轻地勾起唇角,“人类真是奇妙的生物,有时眨眼间就能得出和复杂数学模型一样的答案。正如我是否爱你这件事,拉维尔,我甚至不需要须臾的犹豫就能回答。
“那么你呢?”
拉维尔沉默了半晌,直到接驳系统就绪的提示音响起。
“……当然是——”
他的将军嘴唇微微翕动却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银蓝色的光柔柔的洒在他的将军金色的头发上。
海菲尔德心里一动,福至心灵一般领悟到了仅属于他的、唯一的回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