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粤桂】乘上白云(02)

说好了今晚更新就是今晚更新

补完了,有缘就能看见

睡觉睡觉





本来胃痛也不要紧,受到机长连续执勤时间的影响,韦越海明天是不用上班的,可他的小学弟却觉得韦越海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尽管躺着养伤(。),根本没在怕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不用上班,他的小学弟却要回广州学习。韦聆森的堂弟忐忑不安地把重伤的韦越海交给堂哥,搭最后一班飞机滚回了广州。

 

韦聆森看着歪在副驾驶座上的韦越海简直烦得不行,装什么逼啊装逼不成还给别人添麻烦,现在倒好,管是肯定不想管的,但是不管又不行,于是这一肚子火只能撒在(韦聆森不知道其实他是)色迷心窍的大巴司机身上了。

不过韦越海虽然重伤,但依旧灵性,再说韦聆森这样耿直的人啥都往脸上写,傻子都该知道自己遭到了嫌弃。

韦越海只能卖萌了。

夜风拂过韦越海的额发,显得这个比的眼神更加可怜巴巴,“跟柳二家的狗一样。”这是韦聆森的原话。韦聆森忍无可忍,不过这会白天的暑气已经全部散去,江风一吹更加清爽,这下韦聆森是有脾气也发不出来了。

在征求了韦越海的意见之后,韦聆森把车开到自家楼下,一手拎着韦越海一手拎着刚从小区门口买的胃药,两个大男人给里给气的挤在一起,摇摇摆摆地爬上五楼。

夏日炎热,夜晚也没有多么凉快。韦聆森的体温好像比常人低一些,身体贴上去格外的舒适,教韦越海觉得火燎的胃也好受多了,于是他假装更加虚弱,往韦聆森身上又贴的紧了一点——但韦聆森就不一样了,体温越低就越显得韦越海一身热气,冬天尚有可取之处,到了夏天只能作为扣分项目。韦聆森拧过脑袋要瞪韦越海,但他好像早有准备。韦聆森一望过去就满眼都是他可怜巴巴的、“柳二家的狗一样的眼神”。

“............”

两个人相顾无言了三秒钟,韦聆森首先放弃挣扎,架着韦越海在楼梯上继续艰难跋涉。

 

韦聆森家住在老城区,白天尚不足以察觉,但到了夜晚就稍显寂静。这会儿楼道里只有一轻一重的脚步声和邻居家偶尔传出门的电视声音。没有人说话,大概是默契的联想到傍晚那个微妙的对视,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因此有种异样的沉静气氛随着夜色铺开,韦聆森微微偏开脑袋,韦越海也做贼心虚般的朝另一边抬起头,仿佛事后般心照不宣。

不过好在尴尬的时光总是很短暂,韦聆森人看着瘦,但体力相当不错,很快把韦越海搬运到家门口。早上出门时没有关窗户,韦聆森打开门他就看见月光穿过被风拂起的纱帘洒下来。

他一时间觉得这气氛十分浪漫,适宜表白,更适宜亲吻。他转过视线去看月光下韦聆森的嘴唇,心头一动。

 

奈何韦聆森直男本男,看不见或者无视了他的款款视线,伸手啪嗒一下开了灯,这下半点气氛都没有了。

韦聆森不懂他那种给给的细腻心思,松手把韦越海往沙发上一掀一副热得忍无可忍的样子从卧室扒出衣服,面朝浴室,最终还是没有迈出脚步,而是回过头来,皱着眉望着韦越海:“你先洗澡,还是我先?”

韦越海不紧不慢,先打量了一圈韦聆森的两房两厅,才斟酌着说:“那边是书房吧?那我今晚……”

韦聆森冲他微微一笑。

“当然是睡沙发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