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粤桂】乘上白云(01)

夜间飞行的前篇(我这种疯狂写一个系列的短篇的毛病啥时候才能改改啊),交代了一下机长粤和法医桂是怎么滚在一起的

明天理论上还有一更,不过等我活着考完流体力学再说

春天到了,除除草,施施肥()

夜间飞行 和你们的 机长粤

#一边骂广东是渣男一边爱他,女人啊真是矛盾的生物呢





乘上白云

 

 

 

 

 

韦聆森第一次见韦越海是他堂弟闹着要韦聆森请客吃饭,说自己还带了个朋友,今晚要吃顿好。

然后韦聆森就带了他们去吃路边摊。

说是路边摊,其实是大排档,岭南夏天炎热难熬,店家遂在路边摆开一排桌椅,连个风扇都没有,全靠一点夜风死死支撑,啤酒还比超市贵两块钱。

韦聆森他堂弟是个飞行员,刚参加工作,这次应该是顺路过来找他玩耍。韦聆森一边给大排档打电话定位一边顶着局长敢怒不敢言的眼神收拾东西准备提前下班,开车到机场时午后的余热还没能散去,他索性把头发扎起来,露出一截不见光的白皙脖颈。

 

 

韦越海一迈出到达那扇门就看见韦聆森在扎头发。

热浪扑面,韦越海艰难地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视线刚对上焦,韦越海看见扭曲的热气里韦聆森的侧影。韦越海看着韦聆森微微低下头,站在夕阳下露出刀刻般的侧脸。大概是高温蒸去了韦越海的视力和智力,不远处的韦聆森的轮廓有一种遥远而模糊的美感。用一句话来做简单的形容,就是好看得韦越海吞了吞口水。

然后好看的韦聆森察觉到韦越海的视线,于是转过头来。韦越海没能忍住摘墨镜的手,这一下子就对上了目光。

“……”

好看的韦聆森眼神冻泉般凛冽,韦越海第一反应是透心凉,冷静下来之后还没来得及面对内心咆哮的弹幕,韦聆森他堂弟拽着行李箱过来了。

 

韦聆森他堂弟是个热情的小伙子,刚上车屁股都没坐稳就向韦聆森介绍韦越海。韦越海心里还在脑补接下来的剧情,不过本能的笑了一下,很快回过神。说我叫韦越海,是个...恩......大巴司机。

“......”

后座上的男人笑眯眯地,穿着平整干净的白色衬衫,领带夹都没摘下来。韦聆森情不自禁,对着车窗翻了一个克制的白眼,说:“幸会,韦机长。”

 

说自己是个大巴司机,多少有一点色迷心窍、想要给韦聆森留下深刻一点的印象所以耍宝的成分在里面。韦越海绝对是个(某种意义上)对自己十分坦诚的人,嘴皮子比脑子转得还快。韦聆森在前排问他们吃不吃牛杂加不加辣,韦越海想都没想,自信的说,吃。

然后穿着引人注目的雪白制服衬衣在大排档出尽了洋相。

 

韦聆森自认为是个好人,从不强迫外地朋友一起吃辣。不过韦聆森是个耿直的实在人,既然客人说能够吃辣,那就要辣了。

万万没想到他这个堂弟的朋友刚吃一口脸色就变了,再吃几口就一副要死了的样子。韦聆森的堂弟还从旁边的小卖部买来牛奶。自称大巴司机的韦越海一边喝一边表情痛苦的说我在广州都吃加辣的。韦聆森非常明白韦越海说的加辣是什么意思,就跟东北人说的山其实是个土包是一个道理。

韦聆森他堂弟努力打圆场,说什么广州的辣椒跟柳州的辣椒那哪一样。韦聆森就很直接,让老板重新上了一锅,半点辣椒都别放。

可能是韦越海觉得丢脸,还死犟着挣扎说放开我我还能吃。见韦聆森用那种“哦?”的眼神打量自己,韦越海的表情更加坚定了。

“那就算了。”韦聆森对点单小妹说,“帮他多拿两瓶水过来。”

韦聆森他堂弟已然看破了韦越海,但是碍于堂哥在场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韦越海英勇作死,果然吃到胃痛了。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