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城拟】【哈长哈】一个段子

谢谢洮总 @冰城官方认证夫人陶惟欣 包养()瞎几把写点东西开心一哈

纪老师是大坏坏,身为长春·Lily不过确实是我流东三省头号切黑

瞎几把写瞎几把崩,诶嘿






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就像哈尔滨擅长西餐一样,长春的日料造诣也非常之高。抛开历史因素,平心而论,长春其人对日料还算有好感。不过哈尔滨就不一样了,总结概括的话,就是朔止来了千万别作死整这玩意儿。

东北圈子里不乏一些自家人才知道的小秘密,比如大连送给沈阳的无尽夏,和哈尔滨是个醋坛子。

虽然长春本人一直觉得哈尔滨在这件事上醋得莫名其妙,但是考虑到哄孩子要付出一整天都下不了床的代价,长春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如何做决定一点都不难取舍。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弟弟(男朋友)是个醋坛子,并且脾气还不小,确实是挺愁人的。虽然“朔止还行吧长大了没那么爱乱吃醋了”,“对付他可比沈哥对付蛎蛎容易多了——?说你难对付怎么了?你难不难对付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哈尔滨噘了噘嘴,可见是很不服。但长春不理他,自顾自在厨房里忙着弄刺身拼盘。哈尔滨坐在餐厅的椅子上,撑着脸颊把苹果啃得咔嚓咔嚓响,长春忽然转过身来望着他,还冲他微微一笑。

“去,把米给淘了,饭煮上。”

 

哈尔滨觉得自己贼委屈。

贼委屈,特别委屈,但长春不管他,一点兄弟爱都没有。

“拉倒吧还兄弟爱。”长春从厨房里把劳动成果端出来,“你一声不吭的就来了,我就准备了自己的那份菜,你委屈,那我找谁说去啊?”

哈尔滨默默地、倔强地往芥末碟子里倒上酱油,看样子是打算负隅顽抗到底。

长春不急不恼,坐在已经被拉开的椅子上,美滋滋的开始自我投喂。从表情上来看应该是充分地享受过三文鱼腹的肥美之后才放下筷子,补充道:“再说咱俩还讲兄弟爱...”长春脸上的表情深沉而忧伤,“你不觉得膈应吗?”

“还...行,稍微有点...不过这个不是重点,我们......”“那就行了。”长春愉快地打断了他,宣布道:“现在吃饭!”


评论(6)

热度(14)

  1. 如梦长生独步吟客 转载了此文字
    吃得一本满足,快去给西泽老师打尻啊朋友们,我先打为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