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粤桂】逆流(07)

但那个人食言了,饭没能吃成。

他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那个人说再等等,谈的不太好。他就又开车兜了一个小时的圈子。一个小时之后他又打了个电话,那个人说很快结束,过了不到一刻钟,那个人的电话打过来,却让他自己去吃饭,找酒店先睡。

之后他再打回去,那个人就关机了。

 

他握着手机站在马路边上,转过头可以看见落日的余晖铺满天际,红得像那个人苏醒时的黄昏。

教他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那个人离去的背影。

他站在原地,头开始往下垂,垂得像个犯错的孩子。一个穿着体面的男人这么低着头委实太过难看,可他沮丧得一点儿也抬不起来。

他打开车门,慢慢地重新坐进驾驶座里,靠着椅背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打了退订位置的电话。

接着他对着沉没的夕阳,充满冷意又讥讽地一笑。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度跌至冰点。韦聆森脸上的表情淡淡的,透露出事不关己的冷漠。

桂林没有出席,在他——在广西公布这件事的时候,与会者们忽然意识到他们的长姐大概早已经知道了。

今天出席会议的是不包括桂林在内的所有地级市。年轻的城市在韦聆森进门时还和他嬉皮笑脸的打招呼,他竟然也一一回应。韦聆森的神情看上去心情相当不错,南林脸色细微的一变,侧身和柳修悄悄说话,柳修点了点头,两个人很快又坐直回位置上。

视线转向首座时,柳修对上他的目光。韦聆森看了柳修一眼,脸上的表情并无变化,然后轻轻一拉椅子,坐正身体,会议室里的谈话声就消失了,他的城市纷纷把目光投向他所在的地方。

“今天让大家来开会,是要说一件事情。”他说,“阿漓没有来是因为我事先已经跟她说过,来不来随便。这件事情比较重要,关系到广西未来的发展。”

柳修微微低下头,南林在会议桌下悄悄握住柳修的指尖。

“可能你们已经有人听说了,最近广东,粤来我家里的事。”

他的目光好像环视过所有人的脸,又好像落在另一个缥缈的虚无中。

“我和广东是亲兄弟,这个大家都清楚。”他说, “不过年轻点的可能都不知道,因为历史问题,我和他是平分一个灵魂的[1]。现在他出了问题,上面和我的意思,都是用我那半去补他的那半。

“之后就会有新的广西接替我,但是还要等一段时间,在接到他之前,你们各自都要主持好家里的事,有问题来找南林商量解决。”他顿了顿。

“还有什么问题吗?”“——阿哥!”

南林双手重重拍在桌面,猛地站起来,椅子剐蹭地面发出刺耳的尖响。

“你这么做跟我们商量过吗?”

“我以为你跟柳二早就知道了,他那天没跟你说?”他的嗓音淡淡的。

“就算我知道,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们商量?上面和你的意思,那我们的意思呢?”南林语气急切,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可韦聆森不说话,南林咬牙,好像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坐在柳修身旁的路归帆也站起来。

“阿哥,你这样,以后我们三个怎么做?区里面大家要怎么看我们?”

他看了一眼北海:“来了广西就是一家人了,没什么怎么看,再说你们本来也算我家小孩,该怎么做还怎么做。防城北海钦州都是我广西的,谁敢说什么。”

“不是这样——!”

“那是哪样?”

韦聆森睨着路归帆。

“这种事情对我们来说很正常,你们要平常心。新的广西来了不要和他对着干,都是为了让家里更好,换个年轻人来更加有利发展。”

南林抬起头来瞪他:“那你就不行?!”

“我老了。”他笑了一下,“干不动了啊,你看我整天翘班,没什么用。”

他微微的笑着,语气平和却让人看不到一丝退让的余地。柳修记忆里从没有见过韦聆森这样柔和的微笑。韦聆森的笑容很淡,可看上去既轻松,又愉快。

柳修却感觉到眼眶发热。

“......你考虑过我们吗......”

柳修突然很疲于去看是谁又站起来,谁又高声质问,只是一直沉默着,然后拉了拉南林的衣袖,南林这才闭上眼睛,紧皱着眉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南林这幅样子,其他人也不做声了。韦聆森推开椅子,起身去看窗外的夕阳。过了一会又侧过身,阳光落在他的眼里像点燃了火。他微笑了一下,平和地说:“今后就交给你们。”

他说,“我活了很久,当了很久的广西,也很累了。”

柳修看他脚底拖下的影子,好像在看火焰渐渐熄灭下去。

 

 

他接到那个人的电话时刚脱下上身的衣服。电话里那个人的声音透露出隐晦的疲倦,语气淡淡的。

“睡了没?”那个人问,“睡了也来接我下。”

“......还没。”

“那你来接我吧。”那个人轻轻地笑了一声,“我请你宵夜。”

“我吃过了。”他用脚尖撩了撩翻倒在地上的皮鞋,下意识地说。

“这次是我自己掏钱,不是用你家的。”那个人说,“快来,机会难得。”

他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儿,深深地叹了口气。

 

等他赶到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夜里风大,透出一丝的凉意。他下车关门,转身就看见一个人影逆光立在区委的大门前。这个时候四周很静,加班到最后的人也已经离开,整栋办公大楼一片漆黑。他向那个人走去,他甚至根本无需去确认,除了那个人,他再也没有见过这样仿佛刀一般的身影。

那个人站在原地不动,好像在等他靠近,然后伸出手。

他站在台阶下,凝视那个人光影下模糊的轮廓。可他愈看愈觉得模糊,愈看愈觉得那个人离他愈远。他双腿不由自主的往前,直到一阵夜风吹过,吹起那个人的额发,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那个人正在对他微笑。

——然后他伸出手。

 

那个人自然地把手搭在他的掌心。或许是一直都揣在口袋里的缘故,那个人仅仅是指腹有些凉意。他握住那个人的手,那个人也随意地反扣,然后他感觉到一股力气将他拉扯,那个人把他的手拽进自己的衣袋里,姿势像情侣一样亲密。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微微发烫。

那个人看他一眼,“中山路[2]知道在哪嘛?”

“知道。”他转过头去看那个人。那个人脸上疲态难掩,大概会议的确不很顺利。

“你什么表情啊,大半夜的你还想去什么地方。”那个人冲他挑挑眉毛,“晚饭吃的泡面是不是?也不知道洗个澡再出来。”“......”

那个人嘴上毫不正经:“生气了?我告诉你,下次遇到有人鸽你吃饭,你就自己吃顿好,就算吃泡面也要洗干净再喷香水,然后问他要不要去夜宵,懂不懂?”

“......”

那个人正色。

“行了不逗你了。”那个人拉开车门,坐进去前又抬起头来看着他,“你是我弟弟,他们也是。”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知道。”

但他们是不同的,他比谁都清楚。

那些“弟弟们”才是那个人的家人。

 

——那我呢。他不禁想要问。那我是谁?

 

 

那个人大概是困极了,倚着车窗动也不动。他趁着红灯时想凑近去看那个人的脸。或许是这夜色太深,以至于那个人垂下的睫毛看上去显得格外纤长柔软,情不自禁地教他想起原来那个人还有着这个香料般的名字。

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那个人眼睛没有睁开,嘴唇却微微开阖几下,是在说话。

“看什么看,绿灯了。”

 

深夜的小吃街是最后的热闹地方。那个人揉了揉眼睛,下车先是深吸了一口江边发凉的空气。然后双手揣在外套口袋里,和他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

他落后那个人三两步,看飞驰过的车辆或者夜风卷起那个人的长发。他又看那个人投在地面上的摇晃影子,在路灯下从这一头移到那一头。

那个人脚步忽然停下,接着转过身看他:“想吃什么?”

他深谙小吃街的套路,于是回答:“海鲜就算了。”

那个人嗤笑一声。

“正好,海鲜贵。”

接着又说。

“吃不吃粉啊?”

 

那个人先是带他打包了两份豆浆油条,又在他匪夷所思的目光里点了螺蛳和螺蛳粉,最后着重强调了两个字,加辣。

“......”

他艰难地开口:“......你来南宁...吃螺蛳粉?”

那个人把油条一截一截泡进粉汤里,掀起眼帘瞥他:“想吃老友卖豆浆的隔壁就有。”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个人点点头:“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里的难吃,懂?”

“......懂。”

那个人分给他一双筷子。

“懂了就吃。”

他就老实地埋头吃起来。

 

 

 “对了,我突然想起还还有件事要告诉你。”

那个人突然出声,手上还漫不经心地挑出螺丝肉,他却放下筷子。

“你说。”

那个人嘴角牵了一下。

“这几天看到蛮多东西吧?”那个人轻描淡写地说,“里面都有一个‘你’,是不是?”

“......”他沉默了一会儿,“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人笑了笑。

“我就是知道啊。”

他望着那个人薄薄的嘴唇。

“你想把自己找回来,”那个人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一丝诡秘的笑来,吐出令人惊惧的话语,“就要把他们全都杀死。”


[1] 指南越国时期。由于南越国国土几乎包括现今两广全境,因此做该设定。

[2] 一条大家都很熟悉的小吃街。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