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城拟】Polonaise

虚假哈长,补档




即便是在这样下雪的天气里,他也依然穿得不多,以至于这数九的天气里,他走在落雪的街道上也依旧教人瞩目。在这个没有阳光、天色阴沉的寒冷日子,他的衣着简约、体面,十分讲究。如果放在六七十年前,肯定会被人当成贵族——因为从他的衣着往上看过去,一定会被他过于精致的的面孔深深吸引住目光,尤其是那对灰蓝色的眼睛,冷漠中好像又带有小说式的忧郁;他的头发是奶油色的,折射着这雪之国寒冬里没有温度的阳光。不过好在这已经是过去了,由于他身体舒展挺拔,大概没有人会质疑他是在刻意的在追求风度,而是钦佩和赞叹。

不过,他脖子上还是围了一条驼色的围巾,倒也十分符合这冬日的气氛。他的脚步依旧很悠闲,只是慢慢地绕进人迹罕至的地方去了。他脚下踩着厚厚的积雪,发出有节奏的嘎吱嘎吱声,不知不觉间就已经绕到这城市背阴的一面,那里小巷子纵横交错,又深又窄。天色已经完全地黑下来了,路灯昏黄勾勒出一种穿越时空的电影般的氛围。这里的巷子虽然狭小,店铺却鳞次栉比,令人更加好奇,毕竟许多故事通常都是在这种巷子中脏兮兮的店铺里发生的,使人想要探索。

他很熟悉的走进去,是的,这毕竟是他的城市,他理所应当的熟悉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他站在一家小酒馆前,木刻的招牌上还有积雪。店门是十足的实木,拉开时发出尖锐的吱呀声,酒气和热气迎面扑来,教人躲闪不及。他面色自如地走进去,围巾拽下,很熟练的要了一瓶白酒,两个下酒菜。老板娘见是他,先递上一条热手巾,然后才招呼他坐下。这时候瞧他喝酒的样子,又从那个混血的贵族青年变回地地道道的东北汉子了。

但他仍然不曾加入其他酒徒,而是隐藏在黑暗中的角落,一边饮酒,一边细细地观察着。非要说的话,他是以一种亲近的距离来俯视他人。考虑到他的身份,这更像是一种上帝的视角来俯瞰命运,虽然他本身也十分年轻,不过是两代人的年龄而已,但经过风霜的磨砺,现在看起来也有模有样了,因此眼神看上去有一种松花江水般的冷冽透彻。

等店里的酒客走了一拨,又来了下一拨的时候,他看了看时间,又在手机上和别人发了几条消息,脸上的表情开始出现一种朦胧不清的松动,隐约能够看得出一丝期待来。

很快,那扇沉重的实木门被再一次推开,一个青年走进来。不过他看上去和这里很有些格格不入,因为他浑身上下都使你感到一丝礼貌的拒绝,也可以说是有一些书卷气,有一些缩在象牙塔里和尘世划出距离的感觉,因此显得虽然温和,但难以接近,同时又显得克制,很难想象这样的青年会来到酒馆喝得酩酊大醉。

事实也大概是这样的,那个青年正是为他而来的。他第一个抬起眼睛,脸上的喜悦此刻半分也不曾掩饰了。那个青年像他一样,穿得很少,脸被冻得发白,乌黑的发丝和肩头还有一点点雪的影子。那个青年皱着眉头,嘴角却噙着浅淡的笑意。等那个青年走近,立即就能闻见那个青年身上传来的雪松气息,在这浑浊的酒馆里闻上去清爽而凛冽。

那个青年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

“叫你好找了吧。”他露出微笑,显然是没有漏过那个青年唇角的弧度,拉过那个青年坐下了。“可惜这里没有好酒,也没有西餐。”

“可你不是叫我来这里约会的,是不是?”

“外面下雪了吧,今年可真冷,喝一杯酒再走。”他说。

 

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他解下自己的围巾,转过身去缠在那个青年的脖子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