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吟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http://weibo.com/caesarlancaster

【省拟】【帝魔】风眼#01

重制版,写得跟屎一样,看不爽我睡醒了就删了

#01——survival

“你们这又是从哪儿弄来的向导。”秦蓟阳躺在沙发上,嗓音沙哑而慵懒。他左手随着地一挥,拽出一个透明的方框,投影下的文件是一份档案,“哟,还是华东的?厉害了啊蓟北,控制型向导(Ark)都能让你拐来?”
秦蓟阳的语气吊儿郎当的,手腕上上下下来回晃动,最后指尖落在档案顶端的照片上。
“拉倒吧。”秦蓟北说。他点开那张照片。画面里的人少尉军衔,额发被梳在脑后,戴细框眼镜,嘴唇微微抿着,左边眼角有一颗泪痣,皮肤细白。
“徐望申……”
他咀嚼这个名字,眼睛稍稍的眯起来。
“哦,对,本名好像是叫这个,代号是‘沪’。”他的手指反复摩挲虚空中向导的嘴唇,“我可拐不来Ark级,是他主动申请的。”
秦蓟阳手里的动作忽然停下来。
“不出意外的话他今天就能到了。”秦蓟北说着。秦蓟阳突然笑出声来。
“我没搞错的话这位应该是来和我配对的向导?”
“是没错。”秦蓟北也笑了一声,“赶紧的,收拾收拾你自个儿,成天咸鱼似的像什么样。”
秦蓟阳的表情冷冷的。
“我还没答应吧?怎么,首都塔当家换人了?”
秦蓟北嗤了一声。媒介人的声音穿过风声落下来:“由不得你了。”秦蓟北说,“上面的意思是,这是给你的最后一个向导,Ark级都不能结合就让你回家。对人家温柔点。”
他没说话,抬手关掉向导的档案,闭上眼睛,往沙发里又挪了挪,摆出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秦蓟北也不爱哄他,首先切断了通话。秦蓟阳翻了个身,一个虚拟的人形在他身后被投影出来。
“先不忙气,我这里有一份资料你得看看。”
他动了动,却不说话。
“你跟我哥生气也没用,弄得你俩都不开心有什么意思呢。”虚拟的人形从半空中飘下来,人似的坐在他身边,只是手掌穿过沙发。“这个向导来头大得很,你要不要听?”
人影说完之后沉默了半晌,秦蓟阳才转过头。
“你什么时候开始偷听的啊。”
“从我哥来找你。这份档案刚递过来我就留意到了。”人影说。
“别卖关子,”他皱了皱眉,“没工夫跟你开玩笑。”
“您这什么脾气啊……行吧,那我直说了啊。”人影冲他眨了眨眼,“您这位新向导是感染区里出来的人。”
“还可以。然后?”
虚拟的人形双手张开,拉出一副报纸大小的投影。
“两个省那么大的感染区,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了,平安无事,完好无损,还是自己走出来的。”
他面前是两则地方新闻的截取。七年前华东区相继爆发感染,幸存者数据每天变化,因此外界很难留意具体生还人数。
可他却记得十分清楚。
“就是你带队清理的那个感染区。”人影说,“当年还是我和你亲自确认的,没有幸存者。”

评论(5)

热度(13)